撒尿柔丸

盾冬 384

MJ-JAM-贪狼桑:

-又要离开了吗,兄弟。
-说不准啊,亲爱的哥哥,说不准呢。


今天撸个神兄弟吧。刚看完雷神3,觉得锤哥这部双商和颜值以及战力都是猛涨啊~虽然还有点点蠢萌哈哈哈。基神这次也很可爱!

喵:

雷3的观后梗……基本都是演员穿越梗,有点闷哈哈……

太久没发图了,牢骚还是在群里吐就算了(哭笑.png

Zoldyck:

接着堆

♡゚・。♥。・゚♡゚・。♥。・゚♡

汲夜夜夜夜夜_:

卧槽黑科技………………………………

40mKNIFE:

吃瘪锤我可以笑一年!!!!受到惊吓的基妹真是太!!!!可!!!爱!!!!了!!!!!!………………是的,经过下午的学术()讨论,车真是……老脸一红!好吃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

境容:

【锤基】爱的抱抱~动图~

流量预警!每张在10-20M左右,缓冲完成之后才会变成正常速度。建议电脑打开,手机有时候缓冲完播放会自动变成慢速我也很无奈……

感谢画师太太 @40mKNIFE 的授权,这是太太锤基套图中很戳的一张!!

太太整套锤基图实体明信片预售中! 赶紧戳这里

献上贺图!祝大卖!


四个gif是锤基的抱抱互动,第五个是整个四个gif连起来,lof限制图片不可以超过20M因此只能缩小啦!

【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

反正……就是抱来抱去什么的,神兄弟的情调我等凡人不懂!

咳、总之前戏我补上了,后续据画师太太说接这里——>戳我


最后组装了辆很破的小自行车,新手上路请多关照!我的车技还太嫩了()

特别鸣谢画师太太,对小车姿势和节奏的指导咳咳= =+通过这次制作,我对开车的理论知识又加深了理解,开往阿斯加德的动车指日可待(胡说八道)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42)—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一直到了晚上Barnes都没能抽出空去看宝宝。Logan的到来着实令他振奋,他们几年没见有说不完的话要聊,不仅如此,还要为Logan安排住处。这一回的Logan不再是从前的孤魂野狼,他带着一个小女孩儿,不能再如往常一样住暧昧的汽车旅店。




  Barnes一整晚都坐在Steve的副驾,听他和Logan假装熟络地谈天说地。Logan时不时通过右视镜送过来一个“这人是谁啊?我认识他吗?你和他很熟吗?”的表情,弄得Barnes在旁边想将身体缩成看不见的一小球儿,真不知如何解释自己与Steve复杂的关系。




  但他身上的气味说明了一切,他和Steve曾经有一腿,还傻乎乎叫人咬了。




  当晚Logan与女儿住进了一家公寓式的酒店,Steve动用了覆盖面广泛的朋友圈,甚至仅仅靠良好的信用点数就为Barnes曾经的上级争取到了福利——低价入住还包括每日一餐丰盛的免费早点。这对清晨根本起不来床的Logan不能再赞,只要给女儿门卡就可以继续睡回笼觉了。




  但这些并没有帮助Steve躲过来自Barnes前上级的拳头。那一拳仍旧扎扎实实落在了他的下巴上,在Logan听闻自己曾经的爱将被眼前的男人咬了一口又欺负到冬眠之后。不仅如此,他勒令Barnes当晚留下,让小熊和那头虎共处一室的后果可想而知。




  第二日Barnes打出租车来上班,是他认识Steve之后的头一回。Laura一路表现得十分兴奋,令人类费解的是她一直停留在较高的体温范围内但却不是发烧症状。可对于兽化人而言再熟悉不过,Barnes把她揽在怀里,额头贴着额头,低语劝慰她别害怕,他知道Laura的分化期快要到来了。




  而Laura似乎丝毫没有在怕的,她雀跃如同小鸟,不停催促司机能否再快一点儿,她要去看Barnes的小宝宝,一个可爱又暴躁的小妹妹。




  Steve手握探视证在医护中心门口徘徊,他的下巴又㕛叒叕被揍青了。即便早上三个熟鸡蛋的连番热敷也没能帮助淤青散去。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怎么将他的小熊先哄回来一起住,耶稣大哥啊!他的单身小别墅还没还完房贷可已经改造成了熊居,如果再没有Barnes的体温,他的下半生就只剩下孤单寂寞冷了。




  在他满脑子都是如何将宝贝小熊哄回家的同时,Barnes躲在医护中心的盥洗室不敢出去。他真的有一个宝宝了吗?这听上去就不像真的。可那也是自己亲眼目睹过的事实。他好紧张,紧张到不敢去见孩子。她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喜欢他?她也受到过非人虐待和伤害,会不会对所有人保持了敌意?她抱起来什么感觉?会拒绝他吗?会咬他吗?会不会哭着问他要母亲?




  对孩子的太过重视叫Barnes害羞了,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没有十年前年轻帅气,也没有Logan那般成熟老练。Steve顶着一张光明之子的头像,再看看自己,胡茬又长出来了。




  就很毛茸茸。




  而光明之子那一头也好不到哪儿去,Steve叫住了Barnes,顶着两只乌青的眼圈,开门见山地求道:“听我说,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Barnes被突如其来的告白搅得不知所措,灵活地闪开至一侧,不去注意他脸上明显的淤青,将脱口而出的关心生硬地咽下去。




  “Bucky!别走,给我个机会好吗?”Steve追上去,如同百折不挠的光明之子附身,并甩出了狡猾的杀手锏:“给我一个机会,也给我们的宝宝一个机会好吗?孩子不能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他、他们会很不开心,会很不幸福的,我很清楚。小时候我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有疼爱自己的双亲和温暖的小床,我不会让我们的宝宝也像自己一样体会不到睡前有人讲故事的温馨。我会是个好的父亲,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根本不认识你。”Barnes心中的巨石被撬动了一个角,犹如阿基米德宣称要用一个支点翘起地球,可笑得不像话!但他的脚步在减缓,拉住Laura的手也不安地攥紧了。这确实提醒了他,Steve没有幸福的童年,所以他会是个好父亲吗?




  Steve并没有被再一次的不认识击垮,为了讨Barnes的欢心甚至跑去给Laura开了一张额外的探视证明。当他们走过了喷气式消毒通道后又过了两道玻璃门,护士又分发了三副口罩,而Barnes终于见到了他的小宝宝。




  “她真闹腾……不是,我是说,她、她可长得真像你。”Steve的眼帘映着一只白得反光的小家伙,它在保温箱里翻滚咆哮,发出幼崽暴躁的奶叫声儿,时不时咬一口裹在屁股上的毛巾垫,时不时拱起身子啃一啃小脚爪。




  而Barnes几乎被气到冒烟,宝宝正处于兽化状态下怎么看出和他真像?但方才成百上千的顾虑瞬间化作了乌有,这是他自己的宝宝,用自己的基因和人工母体养育出的下一代。它真优越,它真完美,它真棒,生下来就可以兽化了,但同样继承了R血清的副作用。




  它小得不像话!Barnes的世界里不再有Steve的困扰,全神贯注地投入进一个新的身份。他真的是个父亲了,这是他的宝宝,这是他的女儿。而保温箱中不安烦躁的白灵熊似乎感受到某种心电感应,极其艰难地翻了个身还打了个滚儿,一步一歪地爬向了Barnes的方向。




  它将两只小爪爪扑在玻璃上,对着Barnes的方向嗷嗷。




  她在找她的父亲!这是Barnes脑子里仅剩的念头。下一秒他终于意识到整件事情的真实性和最美妙的部分——她在找的人是自己,自己就是她的父亲。




  “我要去抱抱她,她看见我了,你瞧……她朝我过来了!”Barnes激动地摇起Laura的小手,眼睛兴奋地瞪得圆圆又大。曾经有过一面之交的记忆也复苏了,他救过这只小熊,用厚实的熊爪拍翻了一名试图拉扯她的男人,即使自己的宝宝正咬住那人的手掌不撒口。他救过自己的女儿,他救过她的。




  “我们可以抱她吗?她好小,而且不是人耶。”Laura并不了解内情,更不会理解Barnes的孩子为什么出生就会兽化。但这确实是他口中的小妹妹,她还在保温箱里,却已经那么不老实了。




  护士给Barnes的双手消毒又戴上了手套,这才领着强自按捺着喜悦的新生父亲走过去。保温箱里头的白灵小熊则更为兴奋,它同样继承了R血清的影响,攻击行为更趋于动物性,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它会对Barnes的造访这样敏感。




  野生环境中哪怕相隔10公里,新出生的小熊也绝认不错自己的熊妈妈,一步一嗷也能找回家。就如同Barnes眼前幸福的一场幻觉,他的小宝宝也在一步一嗷地走向他的怀抱。




  但这种幻觉很快被另一个小家伙打破了。走近后Barnes才注意到后面还有一台保温箱——透过那层温暖并投射出光圈的玻璃,里面有一只超级超级小的小老虎。它如同所有虎崽有一双小到可以忽略的毛耳朵,但敏锐的听力帮助它们虽是洞察四周并且一颤一颤的,脸上的花纹还没显现,只是一团天使般的金色。




  它的体型更小,再近一些Barnes看出点滴端倪,当那名护士靠近虎崽的保温箱时,他的女儿,如同棉花一样柔软可爱的小女儿开始呈现出凶残不安的一面。




  如同一只雪白的毛绒玩具熊开始自残式的冲撞玻璃,小白熊很明显在保护什么。它在试图保护虎崽,保护那个呼吸微弱并且没有力气睁眼的西伯利亚幼虎。换句话说,她在保护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




  “这……是我的?”Steve不得不正视眼前的问题,孩子的出现不影响他在感情上有所波动,甚至无感。只是,只是这头小虎崽看上去快要挂了,十个月还不会睁眼吗?这真的是自己的宝宝?他到底哪里出了毛病?




  “他们的基础体征已经稳定住了,但不得不说……”经过特殊培训的护士拥有对宝宝的最终护理权,将近九天的看顾让她身心疲惫却倍感值得,提起他们的状况眼中隐约闪动晶莹泪光,“宝宝刚送来的时候状况很不妙,真的,四肢被剃光了一圈茸毛,布满针眼。局长说他们是可以变回人形态的,只是体力支撑不住,毕竟动物态时的体能消耗比较低。贫血是暂时的,可他们的睡眠状况非常遭。新生儿需要足够的睡眠时间,很显然他们被一次次从熟睡打断,像极了成年人的精神衰弱。”




  Barnes的全部注意力未曾移开,他和两个宝宝仅仅一步之遥,却也敏锐感觉出了异常,关心起另外一个。“抱歉,请问你们检查了虎崽的视力吗?它不曾睁眼是不是?莫非它的视力……”




  “我们进行了趋光性的初步测试,这可能有些令人难过,宝宝在遗传基因上出了差错,有些弱视。但这只是推测,毕竟他们都处于严重营养不良的状态,换句话说,就算宝宝将来有轻微的弱视也可以矫正。”护士小心翼翼逐字逐句地解释,她已经照顾出母性光辉,毕竟面前是两个男人。叫未婚的男人一下接受自己有了孩子的事实是有风险的,更何况这两个宝宝一个过于暴躁一个过于虚弱。




  “请问我什么时候能接他们出院?”Barnes的心脏酸痛得无以复加,曾经Logan醉酒吐真言说他不是父亲所以理解不了见不到女儿的悲哀。现在他完全理解了,他永远不可能丢下他们。他要接宝宝们出院,只消一眼就确定自己再也离不开他们。




  他要把他们抱在怀里摇着哄睡,只要能哄他们熟睡,哪怕自己变回一头熊也是可以的。他可以用熊的形态给予他们安全感,只要能叫宝宝们安稳睡上一夜。




  “你确定吗?他们不能住在普通卧室里,一旦离开保温箱,幼崽需要恒温的地暖装置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设施。他们比一般幼崽虚弱得多。如果有条件符合的居家环境可以递交申请书,我可以帮你们填地址。”护士有些犹豫了,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熟知养育儿女的艰辛。




  Barnes也在动摇,心中的巨石左右不定。但阿基米德说过什么来着?去他的阿基米德原理,那个支点现在就在自己眼前,并且还是两个。Barnes迅速捅了下Steve的胳膊,看着Steve的脚尖儿对他说道:“那个……你去。你去办一下出院手续。就、就添你家地址好了,快点儿。”




  Steve正沉浸在没有小熊的不眠之夜痛苦中,瞬间被天使加百利的喇叭砸中了脑袋,点着头跟着护士朝外头走,一边走一边安抚道:“我会办好的!放心吧,我办完就来接你和我们的宝宝回家!”




  手续办理的过程相当顺利,护士一项项在申请书上打对钩,同时满脸问号地望向第四大队的队长。这男人怎么会有全套装备齐全的设备?他的屋子曾经都干过什么?而Steve洋溢着满脸幸福模样,签上名字的瞬间对小虎崽送给爸爸的这份见面礼相当满意。




  但当他回到病房的时候就一点儿也不满意了。Barnes迫不及待,已经抱出了虚弱的小虎,他漂亮又温暖的手掌一次次抚摸着西伯利亚幼虎的后脑。他那个儿子,他那还没力气睁眼的虎崽,竟然颇具心计地俯伏在自己的梦想源头——那是他的温柔之境,可他的儿子正在Barnes饱满结实的胸大肌上打着哈欠,餍足地闭着眼睛,而两只湿漉漉的小虎爪正在重复他老子曾经做过的动作。




  是的,Steve要气死了。他的儿子趴在自己标记过的地方,并且正在踩.奶,还一脸的享受,就很欠揍。而Barnes不仅没有反感,甚至垂下刘海去吻了虎崽茸毛杂乱的额头?他原来喜欢这一款?Steve瞬间抓乱了自己精心打理的发型,走了过去。




  还有为什么他的儿子生下来就会踩.奶了!


(广告时间:《帝舌》地址 手机版 电脑版)欢迎大家献计对熊虎日常带娃的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