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再见,法官先生 1

米花:

伪政治au,首席法官Rogers  X  时报记者Bucky


Bucky被Rogers的私人秘书领着走进安静宽阔的休息室时,他还在努力思考自己该如何解释。解释什么呢?嗯,这个一会儿再提。


他环视整个简约风格的房间,各式各样的书籍到处都是,休息的地方似乎就是角落的沙发。


Bucky是被邀请来的,不知道到底算正式还是随便。Rogers没有直接联系他,而是在凌晨一点一刻拨通了总统Pierce的电话,原话简洁明了,是这样的,“你好,我是Steve Rogers,明天让Barnes过来一下。”


Stephen Grant Rogers,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门的领袖,主管美国最高法院,也就是——美国首席法官。


那会儿Bucky正在跟几个议员喝得昏天暗地,压根没想到Peirce会上门来找他。


老头子开口就问Bucky是不是乱写什么新闻惹恼了大法官。烂醉的Bucky跟Pierce勾肩搭背,笑嘻嘻地问他谁是大法官。Pierce气得差点儿犯心脏病,丢下一句“收拾干净,Rogers明天要见你”就扬长而去。


Bucky彻底清醒了。


沉重的木门被推开,打散了Bucky的回忆。


金发梳得整齐,英俊的面容浮现出微笑,只是礼节性的。上等质地的黑色西装将Rogers完美挺拔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同时也让Bucky感觉到了无法形容的压迫。


“法官先生。”Bucky站起来,故意把音节咬得很重。


Rogers示意他坐下,径直去倒酒,步伐沉稳。


这个比Bucky还要小一岁的男人,涉入政坛不到五年就坐上现如今的位置,不得不让人钦佩。旁观者的眼底除了赞赏,还有难以掩饰的恐惧。


“James Buchanan Barnes,年纪轻轻就被聘为纽约时报的特约评论员,主编亲自去哥伦比亚大学指名道姓要的人。在阿富汗待过两年,”Rogers停顿了一会儿,拉过椅子坐在Bucky对面,探究式地观察他,“不过究竟是战地记者,还是其他的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话是这么讲的,Bucky心里清楚得很,Rogers什么都知道。


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准确的说,是第二次。Bucky尽力去忘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显然他没做到。初次见面并不光彩,倒是挺爽的,Bucky只能这么承认,是的,他跟这位位高权重的法官上过床。


一夜情就一夜情了,Bucky不后悔,那会儿他也不知道对方就是Rogers。Bucky到现在还记得深夜在街边遇到Rogers,对Rogers说的第一句话。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不觉得面熟才怪,整天出现在网络媒体的大法官怎么可能不面熟,更何况Bucky是记者。可喝醉的Bucky偏偏没往那方面想,他满脑子只想和面前这个看起来有点可爱的英俊男人亲吻,然后他就这么做了,也许觉得只是接吻太可惜,后来就真的滚床单了。


Bucky后悔的不是跟Rogers上床,而是他不该乱动Rogers的东西,事情是可以解释的(或许吧)。早晨Bucky醒过来的时候,Rogers还在睡觉,Bucky意犹未尽地趴在床上欣赏Rogers的完美身材,无意间注意到了他右手食指的旧戒指,并不是婚戒,年代久远,也许是家人什么留给他的。Bucky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他悄悄给Rogers褪下戒指,戴到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


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想要戒指什么的,他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戴上了,等到回过神后……谁知道怎么就摘不下来了。


试了很多方法,可怎么也摘不下来,Bucky心如死灰,他只好决定先走为上。他给Rogers留下一笔钱,作为不小心戴了他戒指摘不下来的补偿,出于愧疚又留下联系方式。


这件事过去几天后,Bucky在电视上看到了Rogers,瞬间石化。为什么会觉得面熟,这就是原因,跟他一夜情的不是什么普通人,正是那位大法官。救命,真是醉酒让人失忆。Bucky还写过不少大法官的负面新闻。


时间再回到现在,Bucky默默喝干净Rogers给他倒的葡萄酒,慢吞吞地将酒杯放回桌子,他先前的尴尬与愧疚荡然无存,Rogers那番毫无温度的言语惹恼了他,没什么可解释的了。


“调查我,威胁我,法官先生,”Bucky声音柔和,不卑不亢,他晃了晃戴戒指的左手,“你要是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消息尽管问。顺便,关于这个,我不是故意的。”


法官先生笑了,不是那种客套的笑容。Barnes确实聪明,他那双灰蓝色的明亮眼睛除了游说还会引诱人,比如在床上,浸透眼泪的样子格外好看。当然,Rogers叫来Barnes可不是专门为了计较当初他的不辞而别,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原因。


“戒指是母亲留给我的。她在我小时候就生病离开了。”


Bucky想好的反击全部堵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好咽了回去。他避开Rogers的直视,“我是不是要剁手指了……”


“这倒不至于,记得归还我就好,”Rogers干脆利落地推给Bucky一份文件,“把这个签了。”


“这么直接?结婚申请?”


“……”


玩笑归玩笑,Bucky粗略扫了过去,啪得一声合起文件夹,直视Rogers,“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Rogers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他站起身,双手插在裤袋里,俯视Bucky,“难道俄罗斯人给你的好处要比我多?”


他没有等Bucky的回答,继续开口说下去,“Pierce可以保你一时,可老狐狸并不完全信任你。小记者,或者说,前国家安全局高级特工,你肯定知道泄密的后果。”


Bucky低着头,努力想褪下这枚该死的戒指,可还是失败了,全是戒指的错,要不是他鬼使神差戴上Rogers的戒指,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种境况。


“你还没告诉我有什么好处。”Bucky跟着站起来。


“自由。”Rogers认真看着Bucky。


Bucky步步后退,被眼前这位“滥用权力”的法官围困在了角落,他不是没有办法躲开,眼下的问题是他不能躲开。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Bucky在新闻界算不上什么佼佼者,掌握的消息却足够丰富,没有人不知道Barnes是总统面前的红人,拜托他打探消息的人多了去,可谁能想到有一天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也会成为他的委托人。


“我要弹劾总统。”


“什么?你——”Bucky讶异地睁大了眼睛。


“Bucky,我可没有给你商量的余地,”Rogers富有磁性的声音越来越沉,“我是在胁迫你。”


“至少跟你上床不是胁迫。”Bucky不合时宜地说,他并不知道这位法官先生看他的眼神有多用心。Bucky看着摘不下的戒指,欲言又止,紧接着就被Rogers捧住脸,结结实实地按在墙上吻住了。


 


tbc.


桃几太太的盾冬周边预售(#^.^#)


队詹娃娃、枕套、钥匙扣


蝴蝶与花抱枕套


盾冬手帐预售


抽奖微博

评论

热度(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