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Make Love, Make Wars(ABO架空城邦设定·第一章)

最爱黑脸的咸鱼🌚:

爱与战争总是迸发于同一时刻。




◆ABO设定,将军盾×贵族冬。


有些黑暗的故事,很多、很多的私设,涉及多CP(盾冬、火TJ、柯王子、锤基、鹰寡、幻红等等,盾冬为主),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暗示。


◆盾冬1V1


◆NC—17




第一章  大婚




在第一片血红的玫瑰花瓣模糊巴基的视线之前,他一直注视着主教身边的男人。


他注视并走向那位Alpha。


晨曦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彩色琉璃射进这间教堂,就好像塞满了罪恶灵魂的教堂才是发光体,人们穿着整齐华丽的金色礼服,这里太过明亮,亮得几乎透明。


这就像一个荒诞又绮丽的梦境,他走在空气中,脚下的大理石在凹陷,但人们的祝福萦绕在他耳际,他能闻到玫瑰花的冷香,感觉到胸前的软甲正在不遗余力地压迫他的感知,还有被他很好掩埋在心底的,对靠近史蒂夫的渴望,它们在高声叫着史蒂夫的名字。


他走得很慢,脸颊染上不正常的红晕,这样人们就会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即将成婚的羞涩Omega。他的匕首不在他身边,但他的未婚夫正注视着他。


那双蓝眼睛正注视着他,在他耳边低语,告诉他如何继续走下去。


他前天傍晚见过的画像中的Alpha此刻正等着他。他们会执手、在上帝和主教面前宣誓,缔结婚姻关系,然后标记,成为彼此唯一公开的Alpha和Omega。


这一天会被海德拉铭记,他们的战神即将成为某位贵族Omega的Alpha。是的,正要和他联姻的人,是海德拉史上最强大的Alpha将军。


为海德拉带来无穷胜利与荣耀的将军出身卑微,但卑微的身世只是给这位年轻有为的将军抹上一种更加传奇的色彩,人们传唱他的功绩,在他战斗过的战场树立他的高大雕像,而那是国王不能容忍的。


所以巴基很清楚这场婚姻意味着什么。


他也很清楚,以史蒂夫的为人,如果正在接受人们祝福的人不是他,史蒂夫可能会受伤。


在一身戎装,强大、俊美如神祇的海德拉将军向他伸出手之前,巴基回想起那个傍晚,他在花园遇到为他而来的国王,又在国王的寝宫做了一个关乎余生的决定。


“请允许我占用你的时间,”国王难得放低姿态,用一双本该浑浊却过分锐利的灰色眼睛注视他,同时微笑,“不会太久,我保证。”


巴基挽起国王的手臂,仿佛对方是他敬重的父亲,“我的荣幸,陛下。”


他们一开始顺着花园的小径散步,话题多是无关紧要的内容,直到皮尔斯说到他真正的意图。


“我一直很愧疚,没有早点给你找一个得体可靠的Alpha。”


巴基的心一沉,除了僵硬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而国王轻轻拍着他的手背,像是在安抚,“我准备了一些画像,亲爱的。巴恩斯家族的忠诚我看在眼里,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然后是沉闷昏暗的走廊,一扇又一扇开启的门,他被催促、驱赶,坐在国王的丝绸软椅上,看着侍从搬来一幅又一幅的被银质边框裱着的画像,试着回想某首钢琴曲的乐谱。


“这只是第一批,一共有三批,不要急着做决定。”


巴基点头,然后开始试探国王的耐心究竟有多少,因为他不甘心,尽管知道这一天终究要来,他不甘心。


国王的耐心超出了他的想象,但巴基很快明白了那是为什么,因为他一眼便看到了第三批画像中的蓝眼睛,他暗暗握紧了拳头,否则他会不小心叫出那个名字。


“他很英俊不是吗?他让所有Alpha光芒尽失,让所有Omega和Beta疯狂。但我向你保证,罗杰斯将军作风磊落,没有任何私生子或者情人。”


原来,人们口中的罗杰斯将军便是史蒂夫……这是巴基没有预料到的。


“他很迷人。”他诚实回答。


“他是海德拉的战神。”


巴基听得出国王用蜜糖涂抹过的恶毒语气,而他只是国王的武器,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不是他就是别人。


如果真的是别人,他和史蒂夫可能不再有机会……


“若是,我倾向罗杰斯将军呢?”巴基希望国王不会注意到他的颤抖,尽力摆出一副肤浅的Omega该有的姿态,“也许我的身份……”


“婚礼将在后天早晨举行,那也是罗杰斯将军归来的日子。人们会夹道欢迎,而我将给你们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最后一片玫瑰花瓣吻过他的发梢,他再次睁开眼。


那双令他彻夜难眠的蓝眼睛活了过来。




巴基没法形容再一次这般靠近史蒂夫是什么感觉,他试着从史蒂夫厚实的茧子、手心的沟壑还有完全成熟的面容推断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史蒂夫饱含种种复杂情感的注视让他的尝试变得困难重重。


主教用古老的音调重复冗长复杂的誓词,而巴基唯一想做的便是紧紧抓着史蒂夫的手然后逃离这里。


史蒂夫用炙热的拇指轻轻抚摸他的虎口和家族印戒,史蒂夫在提醒他一些事,而他在这样的攻势下节节败退,目光开始闪躲,呼吸被狠狠打乱。他没有再抬头,直到他听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我,史蒂夫·罗杰斯,宣誓。”


现在他有点感激史蒂夫正牵着他。


为什么史蒂夫要这样看着他?他又不会凭空消失。为什么不看一看正在注视他们的人群,看看阴险恶毒的国王,看看目光浑浊的主教?如果史蒂夫能够移开视线,就会发现人们脸上的精彩表情:兴奋、嫉妒、痛恨、不屑、祝福、惋惜……然后还是嫉妒。


“你是否愿意宣誓,巴恩斯公爵?”


巴基在主教低声提醒第二次才回过神,他几乎感觉到了史蒂夫的笑意和担忧。


“我,詹姆斯·巴恩斯,宣誓。”


这很糟糕,他的手心出了很多汗,头重脚轻,后颈的Omega腺体又热又疼,不知道是洛基给的药正在发挥作用还是因为主教正在宣布他们成为合法伴侣。


史蒂夫解下自己的深蓝色缎制披风,巴基配合地侧过身,让他的Alpha把厚重而温暖的披风披在他身上。那象征着战神的庇护,是每一位Omega渴求的荣耀。史蒂夫的手指散发着能够轻易放倒他的信息素,依然是橡木、薄荷混着炙热阳光的气息,比他记忆中的浓烈很多,毕竟史蒂夫已经是一位成熟的Alpha。


国王一直注视着他们,面带满意的微笑,他总能完美扮演自己的角色。


巴基转回身,再次面对他的Alpha,然后捕捉到那双蓝眼睛闪过的窘迫和试探。


他恨不得狠狠踩史蒂夫的脚背,但那不能阻止史蒂夫接下来的动作。史蒂夫搂住他的腰,让他撞上将军的盔甲,另一只手先是轻轻摘掉他肩上的玫瑰花瓣,然后捧住他的脸。


现在巴基肯定史蒂夫从来没有参加过婚礼,因为他听到了贵族们的惊呼。


而史蒂夫依然在用目光试探,在请求一个早该发生的吻。


他主动吻了史蒂夫,他的Alpha因此屏住呼吸。那似乎更加不合乎规矩,他早已忘了礼仪老师讲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亲吻史蒂夫不会让这场婚礼变得更加疯狂,或者让他的呼吸更加顺畅。


史蒂夫的嘴唇比他想象的柔软,他们的舌尖处于某种本能短暂地接触,史蒂夫的气息灌进他的身体,他的心脏可能已经捂热了史蒂夫胸前的盔甲。




他们在婚礼游行前找到了独处的机会,巴基几乎是粗暴地拽着他的Alpha逃跑,直到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他们是安全的。


“你有没有告诉任何人你的身世?”


“国王有没有强迫你?”


他们同时问了对方一个诡异的问题,但史蒂夫看上去更加坚决,巴基抓紧了史蒂夫的手心,喘着粗气,因为他心烦意乱,因为他不知道国王有没有强迫他。


“他……给了我选择。你呢?”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来自哪里。”


巴基松了口气,“所以国王不知道我们的事。”


“没有人知道。”


“为什么……”


巴基没有问下去,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史蒂夫的答案。


史蒂夫忽然靠近,濒临失控的Alpha信息素充斥着整个昏暗的走廊,巴基本能后退,贴到了墙壁,而那双深不见底的蓝眼睛紧紧锁定着他。


“因为我发誓要回到你身边。”


巴基的心口疼得厉害,为了史蒂夫这句话,他等了很久,久得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忘了为什么要等待。


但史蒂夫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他身边。


他被汹涌而来的愤怒和幸福袭击,他想告诉史蒂夫他等了很多年,但他等的人从来没有出现。他几乎以为史蒂夫已经不在人世了,于是他选择做一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他想质问史蒂夫为什么没有回去找他,或者只是送去一封报平安的信,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毫无音讯,为什么要远离他,折磨他,埋葬他……但史蒂夫率先抱紧了他,让他陷入Alpha信息素的重围。


他无法拒绝这个他渴望了多年的拥抱。


“我记得你以前没有那么高大,发生了什么?”


“我参军了。”史蒂夫轻描淡写,巴基忍着心疼,将他的挚友抱得更紧。他本该好好照顾史蒂夫,给史蒂夫最好的一切。


“那你呢,”巴基嗅着史蒂夫的颈窝,“国王强迫了你吗?”


史蒂夫先是沉默,只是加大了力道,几乎把他弄疼。


“他给了我一个选择。”※


史蒂夫最后这么说。




将军和公爵的婚礼大张旗鼓,由主教和国王主持,所有贵族献上不算真诚的祝福和礼物,现在则是游行。将军麾下的骑士们勉强维持秩序,队伍缓慢前进。


巴基和史蒂夫骑马并行,但他的马被过于浓烈的Omega香水影响,中途失控,好在史蒂夫及时救下他。巴基不敢想象那匹马即将受到的刑罚,暗暗决定扔掉那些该死的香水。


接下来的路程他和史蒂夫共骑一匹马,那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史蒂夫呼出混着Alpha信息素的热气,喷洒在他的后颈,他的Omega腺体几乎要违背主人的意志,从疲惫的肉体破皮而出。


Alpha和Omega的致命吸引力。


下城区的人民把街道围得水泄不通,高声叫着史蒂夫的名字。孩童们唱起赞颂将军的歌谣,爱戴战神的人民高高举起他们的贺礼,已婚或未婚的Omega们努力让英武的将军注意到自己……这大概是海德拉秩序最紊乱的时刻。现在巴基完全能够理解国王的忌惮和妒忌,他也清楚国王多么擅长把恼怒化为虚伪,让虚伪制造恐惧。


他作为国王的武器,却想要保护史蒂夫。他们骑着马,为何不远走高飞?


“怎么了?”史蒂夫温热的手心覆盖他紧紧抓着缰绳的手上,“我会保护你。”


“……我很好。”


“为什么要用香水?”


巴基侧过头,因为史蒂夫的嘴唇把他的耳朵弄得很痒,但史蒂夫以为他快要掉下去,收紧环着他的强有力的臂膀,让他们贴得更近。


实在太近了。


“因为……我的信息素几乎不可闻,我用了太多抑制剂,为了家族的利益。”作为继承人他必须时刻保持清醒,还有一个原因,他不会告诉史蒂夫。


整个海德拉,除了他的亲信,也就只有史蒂夫知道他的信息素本该是什么气味。他努力伪装成愚蠢的Omega——用贵族们钟爱的花香,演奏各种乐器,配合他们蹩脚的笑话,出席所有社交活动,但在史蒂夫身边,他只想做史蒂夫的挚友,做那个曾经无忧无虑的巴基。


史蒂夫对他的回答保持沉默,但沉默的将军依然得到了无比热烈的欢呼,街道充斥着鲜活的Omega信息素。


年轻貌美的Omega们在努力让英俊迷人的Alpha将军注意到自己,不少人有自信可以成为将军的情妇,即使将军此刻正紧紧搂着他的Omega。


Omega的本能让巴基想要宣示主权,或者释放信息素引诱他的Alpha,但他不该这么做,也做不到——他的信息素已经很淡了,连他自己都闻不到。洛基曾经警告他不要使用那么多抑制剂,他没听进去。


“累了吗?”


“有一点。”


“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然后是舞会。”


“第一支舞结束我就送你回去。”


然后你便可以和其他Omega共舞。


巴基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他怎么可以生气,他怎么可以生史蒂夫的气,史蒂夫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




第一支舞结束后巴基仍无法得以休息,他必须与贝琪还有亲爱的公爵夫人分别跳一曲,而史蒂夫只是和国王交谈,颇有风度地婉拒了其他的Omega。


贝琪今天格外兴奋。


巴基无法不注意到贝琪戴着的宝石项链,那出自皇家工匠之手,完美切割的红宝石在烛光中闪闪发光,而他以前从没见过这条项链。在他可以提问之前,贝琪先开了口。


“好看吗?这是国王的礼物,他可真是一位慷慨的绅士。”


巴基差点踩到了妹妹的舞鞋,“什么时候送的?”贝琪眨眼,抿嘴发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兴奋地转了个圈,飞扬的裙摆重重扫过巴基的膝盖。


少女露出最美丽的微笑,“就在舞会之前,他亲自给我戴上的。”


贝琪眼中的光芒刺痛了巴基,他天真无邪的妹妹还不懂海德拉的黑暗,分不清慷慨和威胁。巴基撑起笑容,继续这支舞,但史蒂夫早已发现他的异常,在舞曲结束后便提出回房间的请求。而贝琪只以为他们是迫不及待想要对方的陪伴。


“你还好吗?”


直到史蒂夫又一次询问,巴基才发现史蒂夫没有离开。


“还好。你不用回去吗?”


“国王能够理解。”


他们分别清洗身体,只穿着一件睡袍,并肩躺在柔软而宽的鹅绒婚床上。巴基的身体通红,好消息是他终于洗掉了不属于他的花香。


在明日的太阳升起之前,巴基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他们的肩膀碰到了一起,就像小时候,唯一不同的是此刻巴基心慌意乱,完全没有兴致追忆他们的童年时光。最美好的回忆并不能带走他的紧张、兴奋、期待或者惶恐,只能加深它们。


“你想吃点什么吗?”


“……什么?”


“你今天没怎么吃东西。”


史蒂夫说着,翻过身面对他,与此同时,求偶的本能让Alpha信息素竭尽全力讨好努力保持戒备的Omega。巴基想象他正躺在咸而湿的海滩,史蒂夫的Alpha信息素则是不断冲刷海滩的白色浪潮。


“巴基?”


“我不饿,我很好,我们……可以说点别的吗?”


“说点什么?”


巴基没有侧过头便能感觉到史蒂夫的笑意,他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想知道如何才能让史蒂夫明白他的意思——他们应该像任何一对新婚的Alpha和Omega那样忙着标记对方而不是做他们自己。这是皮尔斯的海德拉,这是皮尔斯的游戏,他们深陷其中就得遵守国王的游戏规则。贝琪的项链便是很好的提示。


“你还记得布鲁克林吗?”


巴基好不容易建立的决心被史蒂夫轻易摧毁——布鲁克林,他们的秘密基地,全世界唯一称得上“天堂”的地方。他们在巴恩斯庄园划出一片充满光明与生机的区域作为他们的王国,他们是无拘无束的国王,布鲁克林的守护者,麋鹿和飞鸟爱戴他们。史蒂夫找到一块“盾牌”,他从武器库偷走一把钝剑,他们可以在那里玩耍一整天,然后又是一整天……


但那些是无法重复的回忆,美好却注定泛黄斑驳,尤其在今夜过后。为什么史蒂夫要提起它们?为什么躺在史蒂夫身边让他如此心碎?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 


史蒂夫的话被他狠狠堵了回去,恼怒促使他发起进攻,远远不符合Omega取悦Alpha的要求,但他的恼怒仅仅维持了短短一刻,在这样的情况下亲吻史蒂夫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巴基伏在史蒂夫身上,以一种滑稽又笨拙的姿势亲吻几乎无动于衷的Alpha,史蒂夫的回应出于困惑和无助,巴基只希望羞耻心可以立刻谋杀自己。


他闭着眼睛撬开史蒂夫的牙关,将手伸进Alpha的睡袍,探索史蒂夫的身体就像他们当年一起探索布鲁克林的每一寸土地,冲刷海滩的浪潮变得越发气势逼人,史蒂夫猛地按住他的手,然后温柔地,小心翼翼地继续他们的吻。他依然能够感觉到史蒂夫的疑惑,只是纵容彼此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你必须……标记我。”他捧着史蒂夫的脸,用鼻尖抵着史蒂夫的。


史蒂夫轻抚他的背,“我们可以慢慢来。”


“你不满意国王的赐婚吗?”


“不,你不明白。”


“你得让他相信你很满意,甚至……感激……”


巴基说着,鼓起勇气把手伸向史蒂夫的腿间。海德拉的战神像个从没床笫体验的傻小子一样喘了一声,红着脸抓住他的手,“不,你不想要这个。”


“重要的不是我想不想,史蒂夫。”


“我不明白。”


“欢迎来到海德拉。”


史蒂夫像是变了个人,“他威胁你了?”


巴基不说话,因为这个话题再进展下去他可能会忍不住立刻拽着史蒂夫私奔,逃到只有他们知道的地方,但他不能这么做。于是他执拗地亲吻史蒂夫,利用最原始的罪恶挑起昔日挚友的欲望,他知道这对史蒂夫而言很残忍,但他别无选择。


他想释放Omega信息素,因为那是最有效的办法,但史蒂夫在他能够尝试之前制服了他。


史蒂夫在克制自己的暴怒,那已经让巴基出了一身冷汗。巴基的心怦怦直跳,因为那双蓝眼睛迸溅的火花和失望。他们的呼吸宛如不断翻涌的暗潮,让原本宽敞明亮的房间变得狭窄而昏暗,整个世界只剩他们二人。


可不管过了多少年,巴基熟悉史蒂夫,知道怎样才能刺激史蒂夫的软肋。他深吸一口气,别过脸,“没关系,我知道我不是那种能够讨Alpha欢心的——”


巴基来不及说完,Alpha燃着火舌的唇捕获了他,还有近乎残酷而缠绵的亲吻与爱抚,他们都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海德拉的战神吻他,向他宣战,在他们的过去和未来刻下不可磨灭的界线。 








TBC


※史蒂夫指的是国王先让他选择心仪的贵族Omega。




此刻的咸鱼非常非常非常紧张,因为这篇大概是我耗费最多心血的文了,真的非常希望有人能喜欢~下一章是初夜,实打实的、很多的标记肉,会有的!啥时候更就看鸡血够不够了(你们懂我的意思哈哈哈)!


请不要转载!


希望桃子快点恢复健康,希望考试顺利通过,希望大家喜欢这个开头,我会努力写完的!!!感谢被我多次骚扰的基友们(づ ̄3 ̄)づ╭❤~


———————————————————


※吸血鬼本重新上啦~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想入的小伙伴现在就可以入(不会再刷啦),截止到这个月25号,发货也是这个月月底。


———————————————————


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