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abo】女孩,女孩

小仓库:

盾A冬O,流水账,没有剧情,日常生活小段子。只是一枚盾冬甜饼。


含生子,含带娃,含少量女装,绝对无逆无拆。


超级OOC!OOC!请务必慎入!


 


 


书上第一页就是一幅巨大的女性器官的彩色解剖图,相当于一位女性在他面前躺下大敞双腿的视角,视觉冲击力堪比爆炸的原子弹。


史蒂夫手一抖,差点把书页撕了。但他不得不忍受尴尬,硬着头皮读下去。


接下来的内容细致的介绍了女性第二性征发育的原因,由此而来的问题以及注意事项。


史蒂夫像第二天就要期末考的学生一样把每一个字都刻进脑子里。


这是百岁高龄的美国队长在漫长的人生中第一次学习女性生理知识。


 


 


他和巴基都是男人,在几乎相同的环境下一起长大,受的教育也是在相同的学校相同的班级以及相同的老师,因此思维格外合拍的同时盲区也一致,以至于长久以来他们都没认识到什么问题。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相同的性别给他们带来了(当时并未察觉到的)便捷,两个人颇为顺利的把孩子养大。


后来他们有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两个娇小的女孩儿粉粉嫩嫩,可爱得不似凡人,总是趴在他怀里甜甜的叫爸爸——史蒂夫傻笑了好几年。


直到11岁的蕾贝卡和薇拉一起跑进史蒂夫的画室,对他说:“爸爸,我们这里不舒服。”


然后同时脱掉上衣,露出她们开始发育的胸部。


史蒂夫从椅子上摔下来。


 


 


“……胸衣,我们需要胸衣。”史蒂夫难为情的对娜塔莎说。


后者像个听大臣奏报的女王,端庄又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呷了一口咖啡,目光落在他的胸肌上。


“你终于意识到它太大了吗?”


 


 


为了巴基和孩子,史蒂夫可以上刀山下火海眉都不皱一下,现在女儿们正需要他为她们战斗,为此他可以忍耐一切、做得到任何事——是的,眼前的困难根本不值一提,他会坚定的、不计牺牲的拿下它,就像1944年在欧洲战场上拿下一块又一块阵地。


于是前来传授经验、科普胸衣知识的娜塔莎和小辣椒看到美国队长一脸视死如归,面对杂志上形形色色的女性内衣和裸露的模特,表情壮烈得像是时刻准备扛炸药包舍生取义。


 


 


“她们年龄太小了,这种胸衣不合适,”巴基瞧了瞧他的笔记,不赞同的摇头,然后翻开杂志指出了一种,“还是这种的比较好,不然男人只要像这样一下就能解开。”


巴基熟练的比了一个动作,单手。


史蒂夫捏断了手里的笔,盯着自己的伴侣。


“罗杰斯太太,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小史蒂薇嫉妒了吗?——谁让年轻的时候我泡过的妞比你多呢。”巴基骄傲的撩了一下头发,活像一只开屏炫耀的雄孔雀。


“哼,我可不用泡,最温柔漂亮的那个都愿意倒贴我。”


巴基挑起眉毛。


“她们只不过想让你转交给我情书罢了——哪个姑娘一时糊涂看上你了?说来听听。”


史蒂夫注视他。


“跟我结婚的那个。”


“……”


“……”


“你说我是姑娘。”


“你就是我的姑娘。”


固执的布鲁克林小狮子高高仰起头,对这个问题咬住不松口。


巴基从来都拿他没辙,对于史蒂夫为何态度强硬心知肚明,语气立刻软下来,哄劝道:


“别吃醋了,她们的名字你记得都比我清楚,我可是一个也想不起来。”


史蒂夫冷笑一声:


“我可不会忘记想要抢走我妻子的人。”


 


 


史蒂夫至今仍然牢记二战时受训的内容:在受到折磨时背诵自己的军籍号。


然后他把将自己的军籍号背了第167遍。


他正身处一间女性内衣商店里,陪女儿们挑选胸衣。两个孩子快快乐乐的跟着售货员在少女区挑挑选选,拿着胸衣比来比去。


史蒂夫独自坐在等候的长椅上,女性私密部位的衣物密密麻麻的侵略他的视线,他试着把目光放到天花板上——那里贴满明星广告,无数只穿内衣的少女居高临下的注视他,摆出一个个性感撩人的姿势。


这是他人生中第二尴尬的时刻。


第一是当着巴基的面跟莎伦接吻。一直被他视作晚辈的金发姑娘跟他想象中迥然相异,她要求美国队长的一个吻来交换那些装备。大战在即,作为一个成熟的战场指挥官,史蒂夫必须拎得清轻重缓急。


于是,一生都在被强吻的史蒂夫·罗杰斯用自己的名誉发誓,再也不要被强吻。


当然,巴基可以强吻他,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强吻,他绝不反抗。


一名年轻的售货员走了过来。


“先生,不给您太太也买一件吗?”她给他指了指成熟女性区,“现在满额有折扣。”


——太太。


巴基的样子浮现在脑海,一丝不挂的。


史蒂夫如梦初醒。


满店的女式内衣仿佛变成了一件件艺术品呈现在他眼前——纯洁的雪白棉质、性感的纯黑蕾丝、娇嫩的淡粉轻纱、热情的火红丝绸、复古贵族的刺绣、少女的蝴蝶结——他不禁回忆起Omega孕期时洁白柔嫩的双乳,这些神奇的织物让白皙的身子更加美味,仿佛再一次闻到了Omega孕期诱惑的奶香味。


他盯着那些秀色可餐的内衣无比坚定的点头。


“是的,我要给太太买几件。”


 


巴基走进内衣店的时候几位营业员迎了过来。


“我找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史蒂夫。


“您是找那位先生吧?他正给太太挑内衣呢。”


巴基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


太太?女式内衣?


售货员立即见缝插针:


“先生,我们店里都是当季流行的款式,满额有折扣,您要不要也给太太买一件?”


与此同时史蒂夫注意到了这边看了过来。


他手里是一件黑蕾丝胸衣,脸上有可疑的红晕,裤子……巴基十分了解那里是什么情况。


人赃俱获。


巴基拿出卧底任务时最阳光的笑容。


“哟,伙计,好巧。”他瞟了一眼那件黑蕾丝胸衣,慢悠悠的拖长音,“给你妻子的,罗杰斯?”


史蒂夫眯起了眼睛,


“是的,我妻子。”他把妻子一词咬得很重。


小混蛋!巴基在心里咬着牙的骂道,但仍然保持笑容,四下看看琳琅满目的胸衣,清清嗓子:


“说起来,我也要给我的另一半买一件,‘她’可比我需要。”


巴基的目有意无意的扫过史蒂夫的胸肌。


“嗯哼,有E罩杯吧。”


史蒂夫拿起一件近乎透明的内衣交给售货员。


“纱网。”


巴基不甘示弱。


“黑丝带。”


“超短裙。”


“猫耳。”


“吊带袜。”


“……”


一想到这些东西都要用到自己身上,巴基气势立时少了大半,明白了什么叫自掘坟墓。


他只能用绿眼睛狠狠的瞪着那个计谋得逞、笑容得意的大家伙。


“你付款,混账。”他咬牙切齿。


“乐意效劳。对了,今晚你可以用‘别的方式’还给我。”


史蒂夫满意的上下打量他,就好像他已经把那些半透明的女士内衣穿在了身上一样。


 


 


胸衣和吊带袜的材料非常轻薄,但他并不适应。巴基尝试动了动,被绑住的左手和床头摩擦发出了脆响,而那条该死的小裙子不但没有把隐秘部位盖住,反而让腿根的黑蕾丝明晃晃的暴露出来。


见状,男人不但没有怜香惜玉,反而更加禽兽。


巴基索性换了一招。对着史蒂夫露出了委屈又可怜的神色。


“别这样,你会再次搞大我的肚子。”


对方火热的视线立刻牢牢的粘在了他的胸部上,眼神像是要把他立刻生吞活剥了。


Fxxk。巴基在心里骂。今天第二次自掘坟墓。


 


 


蕾贝卡和薇拉对于父母一系列纠结与风波毫不知情,适应了胸衣之后无忧无虑的成长,身姿一天比一天窈窕。快乐平静的生活持续了半年,直到她们又一次哭着跑进史蒂夫的画室,腿间流着血。


 


END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