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Make Love, Make Wars(ABO架空城邦设定·第三章)

最爱欺负史蒂夫的咸鱼🌚:

爱与战争总是迸发于同一时刻。


◆ABO设定,将军盾×贵族冬。


有些黑暗的故事,很多、很多的私设,涉及多CP(盾冬、火TJ、柯王子、锤基、鹰寡、幻红等等,盾冬为主),生子暗示,慎入。


◆盾冬1V1


◆NC—17


前文☞第一章  大婚   第二章  长夜




第三章   清醒(本章有生子暗示)


 


巴基在莎伦替他更衣的间隙偷看了镜子,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要多此一举。他能看到的一切都是史蒂夫昨夜留下的痕迹,所有的,他明明早已知道会存在的痕迹。事实上他此刻能好好站立已经是一个奇迹,他也许是在逞强,身为巴恩斯公爵,他不该在外人面前展露脆弱的一面。他的四肢百骸酸痛不已,每动一下都是折磨。刚被标记的他每动一下都能清晰地回忆起昨夜史蒂夫的温柔与粗暴,恣意享乐之后总要遭到报应。


他想起他的礼仪老师曾经告诉他,第二天早上总是最疼的。


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交欢气息,身为Beta的侍女莎伦对此毫无反应,换在以前巴基也不会感到任何不适。


换在以前。


他不知道是因为残留的Alpha信息素在作祟还是因为国王派来的人正在摆弄他,他想念史蒂夫。该死,他现在闻起来就像史蒂夫。


“阁下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巴基回过神,“不,不需要了。”


就在莎伦转身离开前,巴基扣住她纤细却有力的手腕,侍女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却也没有抗拒。他用食指缓慢地、轻轻地抬起侍女的下颌,仔细看清她姣好而不失英气的面容。他像是忘了贵族该有的风度,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你当真只是个Beta?”


清晨的阳光直直照进侍女的蓝眼睛,同时将她的浓密金发衬得闪闪发光,巴基总是忍不住想要心软,因为他看到了史蒂夫的影子。


他手心里的脉搏疯狂跳动着,就好像抓住了一只鸟儿的翅膀,它在挣扎。


“新婚第二天就打侍女的主意,不够体面吧,巴恩斯公爵?”


他们同时被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洛基吓到,后者露出了一副假惺惺的无辜表情。


莎伦并没有趁此逃走,巴基颇为欣赏她这点,于是他轻轻放开手,“先退下吧。”


侍女离开后洛基笑了出来,毫无遮掩地嘲笑“不够体面”的巴基,他的绿眼睛在公爵大人怎么也遮不住的吻痕上流连,暧昧的目光让本就浑身不适的巴基烧红了脸。


“你什么时候……”


“我有幸看到一身戎装的将军阁下从你的房间出来,要我说他可真是英姿飒爽,相比之下你就狼狈太多了,所以你需要一条符合公爵身份的丝巾吗?”


“闭嘴,洛基。”巴基很想给洛基一拳,他也真的这么尝试了,但向来动作灵敏的洛基显然能够躲过战斗力大不如前的公爵的攻击。


“他为何还穿着盔甲?”


“行程仓促,他还没有别的礼服……”


洛基若有所思,转了转眼珠,“你看上去想要为他买断海德拉的丝绸。”


“也许,但盔甲总是更加安全一些。”


“他总不能在与你共眠之时依然穿着盔甲……别当真亲爱的,我只是在开玩笑。”洛基立刻讨好般地搂住面色凝重的公爵大人,“我只是担心你会忘了我,我的爱。”


“你的每一件礼服都记在我的账上,亲爱的,我就是想忘也忘不掉。”


“我们总得往前看,阁下。”


“胡说八道,我说不过你这个银舌头。”巴基试图挣脱不安好心的洛基,他并不是真的想要这么做,但他不能沾上其他Alpha的气味,尽管洛基的气味从来难以觉察。史蒂夫能够闻到门外之人的气味,一定也能闻到洛基的气味。


“你在生气。”


“你错过了我的婚礼。”


“你指的是国王安排的婚礼。”


巴基一边瞪着对他的婚礼嗤之以鼻的老朋友一边大力地整理行装,“是的,国王安排的婚礼,你的缺席让他心生怀疑。”


“我不知道亲爱的国王陛下那么看重我,”洛基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要知道北方的贵族很难搞,任凭我这声名在外的银舌头也无法打动不懂审时度势的他们。”


“所以你失败了。”


“也许?老施密特倒是有些心动……直到你和罗杰斯将军的婚讯传到北方。”


巴基想到比他逝去的父亲还要年迈的老贵族,不由得皱眉,洛基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差点被酒水呛到,“不不不,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咳咳……让你和那个红骷髅成婚……就算他生性残暴,他还是有子嗣的,而他的子嗣就在海德拉宫住着。”


“不管怎样北方是不能指望了。”


“把门关上,我给你看个东西。”


巴基怀疑地看着他的老友,大概是害怕会有一条蛇从洛基的背后爬出来,但他还是照做了。


他看着洛基,等待一场值得鼓掌的表演,而洛基轻蔑地瞥了过分期待的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一颗看似脆弱的透明宝石,而它闪烁着一种他从没有见过的耀眼光芒。


“我的天……”巴基差点拧断了门把手,即使从没亲眼见过传说中的北境魔方,他也猜得出来,洛基干得出那么疯狂的事。他的心跳快得吓人,就好像第一次经历电闪雷鸣的暴雨夜。


“小声点,北方佬都能听到你,”洛基说着,把宝石收回,一双绿眼睛闪着藏不住的兴奋与自得,“它很美,不是吗?”


“他们会追杀你,洛基。”


“不,这颗宝石早在我去到北方之前就失窃了。我把它偷来不过是为了让我们有一个筹码,我受够了低声下气,詹姆斯,如果恐惧和仇恨没有蒙蔽你的双眼,你会明白。”


在巴基来得及说什么之前,莎伦忽然敲响了他的房门。


“阁下?”


巴基深吸一口气,不确定地看向洛基,而怀揣宝石的银舌头只是耸耸肩,毫不在意地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巴基只好打开门,“有什么事吗?”


“罗杰斯将军请求您的陪伴。”


“什么——”


巴基来不及说完,莎伦干脆利落地抓住他的手腕,往走廊的尽头跑起来,那个瞬间巴基差点因为站不稳跪下来。他的双腿颤抖着,就像两条干枯的树干,随时可能断掉。毫不贴心的侍女可不在乎他昨夜经历过什么,停止奔跑却越走越快,巴基费劲地跟上,在心里狠狠咒骂让他行走不便的Alpha。


“发生了……什么?”


“来自瓦坎达的使团提前到了,特查拉殿下想要祝贺您和将军的结合。”


是的,巴基很清楚他和将军结合了。即使没有人告诉他,他那不断叫苦呻吟的四肢正在持续提醒他这个事实。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同样提前举办的欢迎宴会,巴基需要平复自己狂乱的心跳。这大概是他和史蒂夫第一次以合法伴侣的身份出席社交场合,所以他理所当然地紧张了,紧张得捏疼了莎伦的手腕。


“您看上去很迷人,阁下。”


巴基发现正在不远处看着他的史蒂夫,他的Alpha看上去有些迷失无助。他深吸一口气,“我闻起来呢?”


侍女转了转眼珠,掏出Omega香水喷了喷他的颈处,巴基可真感激她的聪明伶俐。


当他转身,史蒂夫已经走到了门口,因为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红着脸,“请允许我。”


巴基挽起Alpha僵硬而有力的手臂,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们。他试图堆起出席社交场合的必备微笑,但史蒂夫咬过的地方不识相地疼起来,又痒又烧得火辣,让他恨不得好好挠一挠。他想起史蒂夫昨夜如何标记他,如何一次又一次地标记他。他的Alpha咬得那般用力,让他颤抖、呜咽、求饶,他几乎还能听见属于自己的呻吟……


整个海德拉都看到了新婚第二天的将军和公爵大人,而本该微笑接受祝福的他们同时羞红了脸,就像一对彻头彻尾的傻子。不少贵族已经在用蕾丝折扇掩饰自己的笑意,真是妙极了。


而史蒂夫像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释放着微量却足以让被标记的Omega浑身发软的信息素,同时把他抓得更紧。巴基同时闻到属于他的Omega香水味,一开始他以为是来自他自己,但那显然不是刚刚使用后的香味。看来史蒂夫也不是那么蠢。现在他的Alpha闻起来就像他的。


来自瓦坎达的特查拉殿下率先祝贺他们的结合,巴基真心希望他们不会给异国的王子殿下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而且他真的很想挠一挠后颈的咬痕。


国王、国王的情妇还有王后都在看着他们,巴基听到自己的心跳,因为过度的紧张还有环绕着他的Alpha信息素。该死, 史蒂夫的Alpha信息素,他为什么没有预料到被标记的后果——原本凛冽、浓郁而干燥的Alpha信息素轻易渗透他的身体,让他浑身发烫,让他不敢大口呼吸,让他想要埋进Alpha的臂弯,让他想要不顾一切地做点坏事。巴基饮下一杯酒,假装他此刻的一切不适全是葡萄酒的错。他抽空瞪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史蒂夫,Alpha很快转过头,用那双过分迷人的蓝眼睛看他,然后他又立刻原谅了史蒂夫。


全是葡萄酒的错。


 


洛基在马戏团刚开始表演的时候出现了,贵族们纷纷与他交谈,然后为他让出一条道,只有巴基坐立不安。


洛基看上去太过兴奋与危险。


果然,他看到洛基往一杯葡萄酒里滴了几滴深绿色液体,然后向他们走来。


“久仰大名,海德拉的战神。”


在史蒂夫能够说出什么客套话之前,巴基率先沉不住气,夺过洛基的酒,“将军阁下现在……”


“这是给你准备的,亲爱的。”


巴基皱眉,“给我的?”


他想不到洛基为什么要在他的酒里下药,但洛基并不打算在史蒂夫面前回答他的疑问,衣着华丽的Alpha只是顺势牵过他的手,低声说了一句“抱歉”便想要带走他。好奇心已经占据了高地,巴基想要跟着洛基离开一会儿,但史蒂夫迅速抓住他的衣袖、手腕,然后是手心。史蒂夫的手心很烫,史蒂夫不希望他离开。


“恐怕将军还不知道,我和巴恩斯公爵交往甚密,且多日未见,需要好好叙叙旧。”


巴基几乎屏住了呼吸,而洛基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他一开始就不该惯着热衷恶作剧的洛基,他的老友看上去是铁了心要给他们的婚后生活加点调剂了。他忍着无奈和恼怒,先是甩开了洛基的手,接着用手指轻轻抚平史蒂夫紧皱的眉头,“我托他办了点事,我很快便回来。”他用力捏了捏史蒂夫的手心,然后放开,跟着洛基走进一间休息室。


“这是什么?”巴基举起他手里的酒杯,“你想做什么?”


“如果你不想怀孕就乖乖喝下,亲爱的。”


巴基的心一沉,仿佛有一双手在扼着他的咽喉,他喘不过气,“你知道我现在根本不可能……”


“保险起见,你知道如果你怀孕了国王会如何对付你们,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冒这样的风险。”


“为什么不早点给我。”为什么要在他见了史蒂夫之后。


“我以为你会自觉,显然我错了。等我们离开这里,你想生几个小罗杰斯都行。”


巴基狠狠瞪了洛基一眼,忍着苦涩喝下了那杯酒。他喝得太急,弄得满身都是。他甚至无心擦掉深紫色的液滴,任由它们弄脏了他的华服。


“我甚至无法释放信息素,洛基。也许身为Alpha的史蒂夫并不想要我,不管怎样我们是彼此的挚友和家人。”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去前线找过他,你担心可怜的史蒂夫阵亡后无法回家,检查每一具可能是他的尸体,。那是Alpha的领地,你滥用抑制剂,然后大病了一场,还……”


“他不需要知道,我也不准你告诉他。”


洛基狠狠白了他一眼,一脸难以置信,“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在我离开之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南方发生了叛乱,目前只是小的骚动,但那场火很快会烧起来。”


“这是哪门子好消息?”


“那意味着国王不会那么快逼你伤害你心爱的史蒂夫。”


国王需要史蒂夫平复叛乱。


南方叛乱是因为一个月前爆发的饥荒而海德拉的赈济粮迟迟未到,史蒂夫肯定不愿意这么做,但他必须从命。他也许可以帮助史蒂夫,巴恩斯家族有应对饥荒的粮仓,他必须帮助史蒂夫。


“还愣着做什么?你的Alpha在等着你。”洛基说着,把那枚银制药瓶塞进他怀里。


他最终还是收下了。洛基说的话大多残酷冷血,很遗憾,它们总是正确的。


 


巴基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史蒂夫身边,贵族们因为马戏团演员喷出的火焰而欢呼叫好,他只觉得模糊,毫不生动。


“怎么了?”


他回握史蒂夫的手心,摇摇头。


“国王一直看着我,他似乎在嫉妒,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巴基笑起来,他不用查验就知道这间大厅的Omega们用何种眼光注视史蒂夫——海德拉的战神英姿飒爽,年轻而强大,一身戎装,格格不入却最为引人注目,仅仅是静静坐着都在彰显无法比拟的力量与吸引力。作为合法伴侣的他不过离开了短短一刻,多少贵族Omega已经蠢蠢欲动,包括国王的情妇们,也难怪国王会嫉妒——史蒂夫夺走了本该属于国王的注目。


他不喜欢别的Omega看史蒂夫的方式,所有的迷恋与贪婪,他不屑却又忍不住生气。


“国王的情妇们在看你。”巴基简单说明了情况,他本可以戏剧化地加上那句“欢迎来到海德拉”,但史蒂夫脸上的表情让他忍不住发笑。因为他用了“情妇们”而不是“情妇”,史蒂夫看起来不知道要看向何处,这副无辜又窘迫的模样实在可爱得过头了。


“这不是你的错。尽管过分迷人在海德拉可能是一种罪过。”


“那我该怎么做?”


巴基猜想他必须要拯救自己的Alpha,但首先想到的办法让他脸颊发烫。他当然可以找到其他的、或许不那么有效的办法,但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么做,那个声音属于一个充满占有欲和嫉妒心的Omega,他觉得陌生,却又像着了魔一般听从。


他几乎是滑进史蒂夫的怀里,屏住呼吸感受战神胸前的坚硬铠甲,还有他狂乱不已的心跳。他捧着史蒂夫的脸颊,轻轻抚摸,直到史蒂夫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他贪婪地嗅着凛冽的Alpha信息素,微张嘴唇,缓慢逼近,逼近,直到他们的嘴唇几乎黏到一起,而史蒂夫没有阻止他。


“吻我,就好像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TBC




写不完,就这样吧,明天可能、尽量继续肝~


笨蛋夫夫!!!!笨死了~_(:з」∠)_


下一更有福利~_(:з」∠)_


———————————————————


※吸血鬼本重新上啦~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想入的小伙伴现在就可以入(不会再刷啦),截止到这个月25号,发货也是这个月月底。已经下印了,嘿嘿~


———————————————————


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