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十九)

三禾君: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




那段话就像一只手伸进胸腔里捏住了Loki的心。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他不得不停下来缓了缓才能反击Thor的指责,“我不是要加冕王冠上的宝石、不是让你支持Jothuheim自治、这也不是什么会让王室颜面扫地的姓爱派对,我只是想在我们之间换一种相处的方式。平等是洪水猛兽吗,让你如此吝啬于同别人分享?”


“是你搞不清楚我在说什么!”Thor拒绝了与Loki的对视,咬着牙站起身,Loki的目光追随着他,漂亮的绷紧的肌肉上闪烁着并不存在的焦躁火苗,教养让他没有掀掉点什么,但他还是没忍住狠狠的踹了角落里那张古董书桌,无辜的裁纸刀滚到了地毯上。


“因为你要求的根本毫无意义,即使真有平等,你觉得在这座王宫、这间房间,它能维持多久?而我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维护你岌岌可危的尊严!”


有一瞬间Loki几乎想站起来去揪那团金灿灿的湿发。


你以为只有你可以生气吗?好,那就开始吧。


“哦,你是自认高人一等吗,伟大的殿下,”Loki也离开了沙发,他被惹恼了,不愿再让Thor好过,“中世纪在你身上停留住了?你的长矛和铠甲呢?怪不得Jane要拒绝你,你这个傲慢的落后于时代的幽灵!”


“这件事和Jane无关!”


“是么,”Loki摊手,他早就想把Jane搬出来了,时至今日,他依旧不清楚女天文学家和Thor之间发生过什么,那就像一根小小的刺扎在他心口,难以察觉却又真切的存在,“你刚刚还说我和她一样,把她对你造成的伤害怪罪于我,曾经你连和她分手都拿我做的借口,现在只要你吼得大声点,便又和她无关了?”


他一条条陈述Thor的罪状。


“我是什么,挡箭牌、仆人、兄弟、朋友、恋人还是泡友?只要你想,我就要立刻去充当其中的任何角色,可你觉得付钱给了我,我就应该做这一切?吃掉你递过来的胡萝卜,然后躲开那些棍棒?”


Thor看着他,震惊的就好像重新认识了这张脸,“你是这样想的?我一直以来为你做的,想尽所有招数让你高兴,然后我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Loki听见Thor指关节捏到啪啪作响的声音。


沉住气,他劝自己,你们是在吵架,彼此口出恶言,但这不能没有底线——可语言的重磅炸弹不受控制的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你只是自己高兴,别说的好像都为了我,没人想你提早一天回来,好被干的第二天生病。”


Thor就像动画片里被雷劈中的汤姆猫那样顿在了当场。


没人,没人指出过这件事。大家理所当然,好像Loki就应该生病,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意,生病之后他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可就算他自己,也没勇气去指责真正的罪魁祸首,而是在之后的那些温存中选择了自己清理自己。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善良和蔼的王子殿下,真正的体贴是什么样。


才不是电影里那些惊天动地的表白、轰轰烈烈的殉情,他只晓得山崩地裂,把一切做的越盛大越好,可他就连最微小的那点温柔也不曾真正给予。


“你在怪我?”


Loki扯下那条他看不顺眼很久的湿毛巾,使劲抽在Thor的胸口。


Thor没有反抗,湿透的毛巾甩起来有点沉重,Loki干脆又抽了一下,布料在胸肌上发出很闷的一声“啪”,灰色的居家服印上了一点水,那下面的皮肤大概红了。


“啪。”


Thor抓住了他在挥打自己的手。


“干嘛?”Loki仰着头望他,“动手啊,像之前那样,你只敢在我家和我打架吗?”


“我不会和你打,”Thor捏紧了他的手腕,“你之前打我那几次,我会弄伤你。”


Loki的表情忽然就变了。


他没有刻意要失态过,争执开始的时候,他觉得Thor不可理喻,然后他回击,他想把Thor不经大脑的伤害还回去,可现在,他的眼睛睁大了一倍,用一种要将Thor剥皮的眼神死死瞪着他。


“你说几次?”他的声音支离破碎的,可他已经顾不上了,“我们在你清醒的时候只打过一次架,还有一次,在夏宫,可你彻彻底底喝醉了!”


回忆轰隆隆的从他身上碾过去,他把比山还要重的Thor扛回卧室,Thor困住他、强吻他、被他打倒,他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起过,只当那是Thor在耍酒疯,可如果Thor记得?如果他是故意的?


“你这个!”他给了Thor拼尽全力的一撞,他想把这辈子学过的所有脏话一股脑倾到在Thor身上,他透体冰凉,愤怒把他从内心底烧穿了,而泪腺第一个响应,丢脸的涌出液体围着眼眶打转。


Thor也吓坏了,他只是无意识的一句话,却引发这么激烈的反应,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在混乱中挨了Loki好几拳。


“骗子!伪君子!”Loki骑在自己的未婚夫身上左右开弓,他还不知道这辈子自己可以把这些词用在别人身上,Thor从那么久以前就在试探他,这让他豁然开朗,那些曾经想不通的事情此刻历历在目。


说王子蠢?让那些人见鬼去吧!


Thor大吼了一声,依靠腰的力量硬生生在Loki的压制中翻过身,这就仿佛冬天开始时他们那场打架的翻版,Loki的灵活让他在一开始表现的不太难看,但Thor永远是肉搏的胜利者。


“疯了吗!”


Thor一边禁锢住他一边大喊。


“疯了?是吗?”Loki在挣扎中还不忘咬他,“如果你敢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就敢咬断它!”


“那时候我们可没有任何关系!”Thor果断的承认了,是的,他那时没喝醉,至少,没醉到人事不知。


“你欺骗我。”Loki面目狰狞,“你试探我,并且你根本不准备告诉我那发生过!”


“我醉了好吗?我醉了才会那么做,我只是没忘了那件事,如果你觉得吻你是一种冒犯,为什么第二天不告诉我?”


“你还问过我好几次,我究竟记不记得求婚时候发生的事。”Loki的眼泪在脸上乱流,Thor的四肢把他锁的死死的,“所以是你记得,你一直记得,才会总是问我,我居然觉得你不懂得隐瞒?我为什么会这么愚蠢,你可是在最虚伪的地方长大,你连微笑都是带着笑容矫正器学会的!”


“我说了我只是记得,但发生的时候我醉的稀里糊涂,根本控制不了我自己!”


Thor把他掼在地上,背部着地,疼痛总算让Loki停下了疯狂的指控,“你在酒吧里和我抱怨,说你还没找到工作,说你的贷款,说只要有人给你开张支票,你愿意把灵魂交给魔鬼,我以为那是真的,所以才选择了你!”


“你说什么?”Loki的嗓子哑的像被烧红的铁烫过。


“你说你没钱。”Thor总结。


“你选了我?”


“听着,如果你不打我,我就放开你,行吗?”Thor一点一点的卸力,Loki瘫在地毯上,再无动静。


“我给不了任何人平等,尊严、隐私和自由,那时候我刚刚想明白这件事情。我想报复这操蛋的真相,的确是Jane拒绝了我的求婚,对,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想在婚后继续工作,可我恰好给不了这个!你想要闪光灯吗?想要无数人对你尖叫、欣喜若狂、研究你的发型和配饰?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让人这么关注你需要很多努力,但这是我生来就有的。可是自由?从不存在这种东西,我只能做国王,在没有做国王之前等待做国王,这就是我的命运。你们都很羡慕我,可是一旦接近我,却没人想一起承担。”


Loki依旧一动不动。


Thor把掉在地上的裁纸刀仍远了一点。


“你现在不要我的钱了?但我只有这个,钱、荣誉、一堆头衔,我拿它们和你换你以后的自由,你以为我不懂你要什么?我只是给不了你,你想的太容易,把钱还给我换它们,你以为我们可以挑三拣四了?好吧,婚后呢,你再想还我什么?婚戒?”


在Thor的生命中,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说出这些话,他习惯了有风度的把问题留给身边的人,吉祥物头一回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之间的开始可能真的很像一个恶作剧,但是我一直记得你爱钱,后来我还挺高兴的。”


Loki只觉得自己的脊柱好疼。


火已经烧过了,现在他的心里只剩下荒凉。在他看过的那些童话里,歌颂着纯真、善良、勇敢、真诚,也许还有美貌,迪士尼的公主们因这些品质得到了王子的爱情,可原来真正的王子并不在乎这些。


他倒希望你只是喜欢金钱和权力。


因为他拥有这些,在普通人而言,这两件横扫世间的利器遥不可及,他们只好去赞美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松拥有的虚无实质的心;但对于真正的王子来说,最好是万物皆可用金钱和权力交换,方便他唾手可得。


“我已经把自己的名誉、信用和时间都出卖给你了,”Loki挪动着,慢慢的平躺在地上,之前用来揍Thor的双拳松开了,交叠在左边的胸膛。


“扑通”,“扑通”,他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说出这样的话,“我唯一还能掌控的,只剩它而已。”


可是你把它拿走了。




————————————




更的有点晚,也没太仔细看,如果有笔误请体谅。


希望这一章的内容写出来,不要有人骂锤哥,提前谢过。


另:如果要出本的话,王宫线开始会有大修,前面小修,然后还有篇短番外。至于出不出本嘛——不知道啊,我还在考虑的阶段呢。

评论

热度(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