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Killers Don’t Fall in Love(一发完)

努力填坑的咸鱼🌚:

巴基向来遵循杀手的原则,直到拥有一双蓝眼睛的保安不识相地挡在他的枪口前。


 


◆01


 


任凭刺杀手法多么熟练的杀手,都必须面临一个注定无法回避的问题——厌倦,或者说,无聊。巴基已经推掉了很多任务,因为它们易如反掌,如果只是瞄准然后射击,又有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朗姆洛正像往常那样分析他们的目标必须被处理掉的原因,列出一条又一条的罪证,试图让他们相信杀死一个人能够带来更好的结果,让他们拥有信念,只有这样他们才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换在十年前巴基可能会相信这样的鬼话,相信他们的组织是政府的秘密武器,相信他们在做的事情有益于整个世界。现在不会了,他清楚皮尔斯不是什么好鸟,朗姆洛也没有多么远大的志向,他们不得不“工作”只是因为皮尔斯收下了数额巨大的“报酬”。他不再是蠢兮兮的青少年,而组织的本质还是那样腐朽阴暗。


倒不是说巴基必须脱离这个鬼地方,事实上他除了一身刺杀的本领之外并没有什么谋生手段,继续当个杀手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他有自己的原则——不伤及无辜、不刺杀妇女和儿童、不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若目标只有一个人,只带一颗子弹。娜塔莎曾经告诉他,身为一个杀手最重要的原则是永不坠入爱河还有不生孩子。娜塔莎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女杀手,姑且信了她的话,不过可以把“不生孩子”这个选项去掉。所以完整的原则是,不伤及无辜、不刺杀妇女和儿童、不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若目标只有一个人,只带一颗子弹,以及永不坠入爱河。


他不明白娜塔莎为何在他们成年后再三提醒他不要坠入爱河,仿佛坠入爱河就像正中靶心那般轻而易举,实际上那根本行不通,因为他是一个冷酷的杀手,他没有感情,更不会像个傻子那样蠢兮兮地坠入爱河。


娜塔莎伪造自己的死亡然后消失了,他曾经奉命核实娜塔莎的死亡,却莫名其妙地参与了娜塔莎的婚礼。而且如果娜塔莎的孩子真的出生了,他还是一位史上最诡异的教父。总而言之,他必须遵守自己的杀手原则,规则让他感到安全。


“你必须接下这个任务,冬日,”朗姆洛粗声粗气地叫着他的代号,“你拒绝了太多次,皮尔斯已经失去耐心了。”


他回过神,“什么任务?”


朗姆洛气得不轻,却也不得不又一次重复十分钟前说过的话。巴基大概听懂了,这次的任务是阻止某位国家元首签署某项会对组织不利的协议,而阻止的办法就是简单粗暴的刺杀。


“进入那栋大楼并不容易,尤其是你的金属手臂有可能触发警报,所以这一次……”


“我一个人去。”


巴基冷冷地打断朗姆洛,因为他还记得上一次和不是娜塔莎之外的人出任务是什么后果,中弹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


“你不能这样独来独往。”


“那请换人。”


他们对质了半分钟,期间巴基收紧他的金属拳头,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帮了不少忙。


“你得抓紧时间,想要破坏这次签署的大有人在。”


巴基不去理会前后矛盾的朗姆洛,他收拾了必备的武器,还有一箱子的资料,离开了组织。他执行过更加困难的任务,所以让瓦坎达的国王在签署协议前停止心跳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少他是这么希望的。


 


◆02


 


朗姆洛说的没错,想要进入那栋大楼并不容易,他的金属手臂便是最大的阻碍。这就是为什么他倾向于在室外刺杀,可惜他们的目标大多是坐在办公室、被重重保镖保护的人物。


但巴基不傻,他买通了一位清洁人员,趁着夜色混入那栋没有任何监控死角的大楼,将他的武器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若不是因为大楼会在协议签署前的一个星期反复、仔细排查,他会选择在里面潜伏一个星期,毕竟他的耐力充足,日常生活也比潜伏在一栋密不透风的大楼无趣得多。


他的计划谈不上天衣无缝,无非是打劫一位无辜的保安人员,换上大楼保安特有的制服,拿走那个倒霉蛋的工作证,把它伪造成自己的然后大摇大摆地刺杀,制造恐慌然后趁乱逃离。他已经找到了最佳的刺杀位置和逃离路线,现在就差一套制服和一张带着磁条的工作证。


他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加长林肯停在大楼入口,用望远镜观察在安保人员的保护下露出脑袋的目标人物。右手腕上的手表显示时间,但他可以凭借经验知道大楼最混乱的时刻。他抓住了时机,绕到侧门,毫不费劲地找到了一个漏洞。他用娜塔莎送给他的小玩意搞定了摄像头,然后迅速奔跑起来。


狩猎的认知令他兴奋,直到一位不识相的金发保安挡住他的去路。


那个倒霉蛋猛地从暗处出现,巴基甚至不能回忆起全部的过程。他唯一关注的便是倒霉蛋身后紧闭的安全通道,也很清楚打开它的唯一办法。


他们狭路相逢。


“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先生?”


拥有一头干净利落的金色碎发的保安率先打破沉默,他看上去很强壮,很精神,和组织里面目可憎的杀手们截然不同。巴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只是确认这里除了他们没有别人。


他在同一时间发现这位不识相的保安拥有一双不讨人厌的蓝眼睛。


“我有东西落在了里面。”


“是吗?”那双蓝眼睛透露着怀疑,“请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来过,也许大堂会有记录……”


“不,我是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


这听上去无疑是最可笑的借口,但或许是他的装扮十分低调,又或许是蓝眼睛倒霉蛋的心地过于善良,总之他们其中一人开始相信这句鬼话,那个人自然不是巴基。


“抱歉,是很重要的东西吗?我必须守在这里。”


“我的钱包,里面有我的身份证什么的,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要进去找一找。”


撒谎从来不是巴基的强项,尤其是他的说谎对象用一双过分澄澈的蓝眼睛注视他,他从没有如此心跳加速,浑身不对劲。但心虚总会过去,他此刻撒谎是为了不去伤及无辜,而且他眼前的倒霉蛋看起来的确非常无辜。


“我没有这个权力,但你可以去前台问一问……”


“不,”他露出苦笑,同时压低帽檐,“你知道他们现在很忙,无心在意普通人的死活。”


噢该死,别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光看着他,他可不是什么流浪猫,也不想被正义与善良融化,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这不能怪他,怪就怪蓝眼睛的倒霉蛋太过单纯天真,居然连那么蹩脚的演技都能信以为真。


还有过分、极度、异常的英俊。


巴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一定是太不看重这次任务才会走神到这种地步。他当然不是瞎子,分得清长得难看和长得英俊的区别,他只是从不在意,也没有必要在意。即使这位保安人员英俊得天崩地裂,巴基还是要毫不留情地敲晕这个倒霉蛋,狠狠扒掉他的制服然后……


“忘了说,我叫史蒂夫·罗杰斯,我还在试用期,有些紧张,但我真的想要帮忙。”


好极了,现在他们还要交个朋友?


巴基自然是不屑的,但在那双蓝眼睛的攻势下,他鬼使神差地伸出右手,“巴基·巴恩斯,一名普通的清洁人员。”


他毫不脸红地伪造了自己的简历,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工作确实是一种诡异的“清理”。


“你能告诉我你把钱包落在了哪个地方吗?现在大楼封闭,所有进出人员都要接受调查,如果你的工作卡就在钱包里,恐怕难以通过。”


噢,贴心的史蒂夫,多么甜蜜,多么迷人。


要是在巴基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中颁发最乐于助人奖,史蒂夫说什么也能得到一个提名。


他握过史蒂夫的手,很干净、舒服而温暖,不同于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老实说巴基不明白自己为何还没有出手,他不该交朋友,那不符合杀手的特质,完全不符合。史蒂夫也不是一个朋友,他是正义的一方,是唾弃所有杀手的超级英雄。


老实说巴基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难过起来,他花了几秒钟时间才发现那是难过,一种奇怪而陌生的情绪。


而那都是因为那双该死的蓝眼睛。


“也许是好几层?我可以找人代替我,然后帮你找。”


“为什么?”巴基语气不善地问。


为什么你那么天真、为什么你那么白痴、为什么你那么迷人……关于史蒂夫的问题令他气恼,史蒂夫令他气恼。


“只是……”史蒂夫露出过分友善的表情,“那对你来说很重要。”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真的成了史蒂夫的朋友,他不知道这样显而易见的傻气到底有什么魔力,或者说史蒂夫有什么魔力。


尽管心烦意乱,他还是轻而易举地卸了史蒂夫的枪,恢复冷酷杀手的角色。


而史蒂夫就这么不识相地挡在他的枪口之前,用那双坚毅、深不见底的蓝眼睛看着他,用震惊和失望慢慢卸掉他的武装。


他突然想起娜塔莎经常说的那句话。


不要坠入爱河。不要成为傻子。


但有时候傻气是会传染的,而且势不可挡。


 


◆03


 


他们对峙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每一秒都是折磨,沉默比子弹可怕多了。


“让开。”


“你可以开枪,但我不会让开。”


愚蠢得无可救药的史蒂夫!


巴基深吸一口气,“脱下你的制服,否则我会引爆我一个星期前安装的小玩意。”


他在撒谎,但史蒂夫显然买账了,总有一天他要教会史蒂夫如何辨别真相与谎言,总有一天。


他举着枪,而史蒂夫被迫上演一场诡异的脱衣秀,最让他崩溃的部分是,他在某种程度上享受这场脱衣秀——史蒂夫饱满的蜜色肌肉令他兴奋,明明他自己又不是没有。


史蒂夫开始一本正经、一脸正义地解开那条碍事的皮带,动作干脆,却是致命的性感,而那完全不是巴基预想的结果,他从未在敌人没有任何武装的情况下这般不知所措。


巴基想要回到敲晕倒霉蛋的计划,但很显然,他眼前的倒霉蛋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傻——史蒂夫趁他走神的时候狠狠反击,他手里的枪就这么被踢到了角落,那清脆的响声刺激着他的神经。


一场战役一触即发,他凭借多年格斗的本能化解了史蒂夫的进攻,渐渐占据上风,毕竟没有接受过组织的魔鬼训练的保安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史蒂夫从不放弃。


他把英俊的史蒂夫揍得鼻青脸肿,可能还拧断了史蒂夫的一条胳膊,但史蒂夫总在倒下后立刻爬起来,死死守在门口。他早就弄坏了史蒂夫的通讯装置,也从不给史蒂夫拉响警报的机会,所以他们都很清楚,在这场战争结束前,没有人能轻易脱身。


而史蒂夫,明知打不过他,还死死守住最后一道防线。


“让我过去你这个疯子!”


巴基气急败坏地吼道,很好,史蒂夫成功让他崩溃了。他的心脏怦怦直跳,让他的胸腔疼痛起来,并不是因为他无法完成任务,而是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得太深了。否则史蒂夫无法依然喘着气,否则史蒂夫无法继续令他心烦意乱。


史蒂夫眯着那只被打伤的蓝眼睛,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费劲地摆出应战的姿势,“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史蒂夫又重复了一次。


为谁坠入爱河都好,有个声音大叫着,千万别是为了这个蓝眼睛的傻瓜!


巴基放弃了,他双手投降,想要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大不了像个野蛮人一路杀进去。但在他可以这么做之前,有什么东西从大楼内部引·爆了,而史蒂夫扑向他,将他紧紧护在身下。


他听见史蒂夫强有力的心跳,比震天动地的爆·炸声清晰无数倍。


千万别是为了这个蓝眼睛的傻瓜,你怎么不早说?


“不是我。”


“我知道……”


史蒂夫晕了过去。


巴基艰难地抱起体重不轻的史蒂夫,把怀里的傻瓜送到医院,因为他不想伤及无辜。


因为他可能爱上了史蒂夫。


他为什么没有把娜塔莎的话放在心上?瞧瞧他沦落到何等见鬼的处境。


他不解气地吻了吻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史蒂夫,转身离开,他还有一些事要做。


 


◆04


 


“伪造你的死亡,脱离组织,然后呢?你会去找他?”


娜塔莎用一杯柠檬水庆祝他加入了她的阵营,巴基盯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决定不去计较。


“他可能不会想要再一次见到我。”


他咕咚咕咚喝下柠檬水,脑子里想象着史蒂夫喝水的样子。


“所以你不会去找他。”


“我不知道。”


“你明明知道。”


娜塔莎总是正确的。


 


 


 




Fin




其实是美剧Nikita的au~大概会让原本无比期待的小伙伴们失望,我尽力了_(:з」∠)_大家凑合着看吧嘿嘿


晚安安❤


———————————————————


※吸血鬼本重新上啦~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想入的小伙伴现在就可以入(不会再刷啦),截止到这个月25号,发货也是这个月月底。


———————————————————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