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Big Reputation(狂躁总裁与他的甜心男友)(第一章)

又挖了新坑的咸鱼🌚:

“友情提示,我们的总裁先生可能是连环杀手。”


“我说过多少次了,那只是场意外。”


“噢……这听起来……不坏。”


“他可真甜蜜,不是吗?”




◆01




七点一刻。


滴答、滴答……


如果世界末日真实存在,那么它降临的时间必定是早晨的七点一刻,实际上每个海德拉的员工都清楚它降临的前兆——电梯门开启时响起的刺耳、冷酷又幸灾乐祸的声音。


每天早晨,整个海德拉会在七点整彻底陷入鸡飞狗跳的境地,因为员工们刚刚从被窝赶到工作岗位,而他们的总裁会在七点一刻准时出现并一刻不停地视察他们的工作。在这之前不管做错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就像犯人在被绞死前可以享受最后一顿丰盛的午餐,你可以把黑咖啡洒在那张价值不菲的地毯上、把蛋糕碎屑塞进仇人的抽屉、把总裁的私人照放在你的办公桌欣赏,但所有的、所有的烂摊子都要在七点一刻前处理。


娜塔莎作为巴恩斯总裁唯一的助理,是最不畏惧总裁先生的女魔头,她每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公司,在七点一刻到来的前一分钟等在电梯口,安排总裁一天的工作,在总裁打算炸掉一切的时候挽救局面。


但今天,她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仅是因为电梯显示的楼层与往日有轻微的不同,还因为她忘了告诉詹姆斯,他在的街区今天早晨会严重堵车。


总之,电梯数字快速变换着,仿佛总裁怎么也消停不下的怒火,但总裁本人却不如他的暴脾气那般生龙活虎——他是被扛进来。而扛着总裁的帅小伙,或者说倒霉蛋无疑创造了历史性的记录——娜塔莎从未看见除了机·枪·手·榴之外的东西能够如此接近她们亲爱的总裁先生。


不管怎样,七点一刻到了,所有人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工作,完全没有多长出一双眼睛看向他们。


“发生了什么?”


总裁瞪了她一眼,“把他赶出去。”


娜塔莎很想提醒詹姆斯,他们看起来像是生长在一起藤蔓紧紧纠缠着,而且他的裤管正在滴血。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我不小心开车撞了巴恩斯先生,我需要送他去医院但他拒绝了我。”


娜塔莎第一个反应是感谢这个蓝眼睛的冒失鬼,替她们出了一口恶气,第二个反应是痛恨这个蓝眼睛的傻瓜,居然把随时可能爆发的詹姆斯留给她们……


但她无法把视线从男孩牢牢扣在总裁腰上的手移开,而那直接导致了总裁狂躁症的爆发——可怜的男孩被一条金属机械手臂掐着脖子扔回了电梯,识相的电梯立刻关上了门,而总裁因为失去平衡直挺挺地倒在娜塔莎身上。


所有的员工用所有的眼睛给予他们再明显不过的注目礼,总裁只是恶狠狠又虚弱地发号施令。


“办公室。”


娜塔莎将不断滴血却依然执意开始工作的总裁送进办公室,提醒自己,尽管他们公司只是制作枪·战·游·戏需要的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枪,但总裁办公室里的枪大部分都是真的,而且越袖珍的杀伤力越大。


按照往常娜塔莎可不怕詹姆斯,若是打起来她也不一定会输,可今天,办公室里前所未有的低气压震慑到了她。看在詹姆斯可能被压断了一条腿并因此合情合理地心情不好的份上,她决定默默忍受然后拨打私人医生的电话。布鲁斯很不错,他能把子弹从詹姆斯的胸口挖出来就一定能修好那条不断滴血的断腿。


她告别总裁先生,拨打布鲁斯的电话,而电梯门又一次打开——哈,那个傻小子还不死心。


“拜托,我必须将巴恩斯先生送到医院,直到他被治疗……我必须见到他……”


老实说娜塔莎不明白为什么医生总是把詹姆斯的病危通知打给她,眼前的傻小子看上去更像詹姆斯的家属:心急如焚、悲痛欲绝、泪眼泛滥。


电话接通了,娜塔莎幸灾乐祸地告诉那个倒霉蛋总裁办公室的位置,然后用半分钟时间安排了一次小手术。


布鲁斯很不错。


没有人试图阻拦开车撞断总裁一条腿的倒霉蛋,没有人。




◆02




当罗杰斯闯进他的办公室,詹姆斯正在玩弄他的枪,不幸的是,他的枪刚刚被他拆成零件。


“我不需要去医院,我有医生。”


他简明扼要地下了逐客令,同时头痛欲裂。


“我得负责。”


怒火让他的血流得更欢了,詹姆斯不认为今早的意外完全是小罗杰斯的错,他必须在七点一刻赶到办公室、堵车、低血糖、晕眩……还有罗杰斯的哈雷机车实在太小了他压根没放在眼里,所以他被撞了,可能断了一根骨头。他不在乎,但罗杰斯不该妨碍他的工作。


“我得工作,娜塔莎会送你下去。”


“不,我不能撞了一个人然后就这么离开。”


“不,你撞了一个需要专注工作的人然后阴魂不散。”


史蒂夫有些委屈,但他不打算屈服。


“你不需要上学吗,孩子?”詹姆斯换了个思路,企图打动这个固执得可怕的男孩。


“我已经二十一岁了,先生,而且我向教授请了假。”


“理由是你在上学路上开车撞了人?”


沉默蔓延开来,詹姆斯彻底被眼前这个蓝眼睛的傻瓜打败,若不是物资有限,他都要举白旗了。他只想甩掉这个麻烦然后好好工作,于是他妥协,以一种别扭、恼怒又无可奈何的方式。


“好吧,你送我去医院,然后滚得干干净净。”


罗杰斯笑得一脸天真,兴冲冲地奔向他,就像那只以为他手里拿着的是圆盘的巨型金毛犬。詹姆斯叹了口气,撑着扶手打算站起来,那让他疼痛不已,但他必须——操他的罗杰斯!没有人可以这么对他!


“放我下来!”


“你看上去脸色很不好,先生。”


拥有一双蓝眼睛的混蛋牢牢抱着他,像是在炫耀那对饱满多汁的肱二头肌,他不擅长处理这种紧急事件,而那便是娜塔莎和布鲁斯推开门看到的画面。詹姆斯确定他很想一枪崩了自己然后再崩了这个小混蛋罗杰斯。


詹姆斯等着,等着羞耻心可以就这么杀掉自己,但罗杰斯向一身医生打扮的布鲁斯欢呼,“您终于来了!”


娜塔莎的面部表情极度扭曲,敬业的医生正试图观察他的伤势,而天真友善脑子不转的史蒂夫·罗杰斯抱着他,走向医生。


手术在宽敞又拥挤得过头的办公室进行,娜塔莎不知所踪。詹姆斯对天发誓,如果娜塔莎向那些虎视眈眈的女流氓们透露一个标点符号,他会让她付出沉痛的代价。


史蒂夫全程陪着他,一副无比欣慰、中了乐透的蠢表情。


真是妙极了。




◆03




分享八卦是一件充满风险与刺激的事情,尤其在海德拉,八卦是何等宝贵的资源,近乎稀有,但所有人在那个英俊的金发帅小伙出现的瞬间同时嗅到了八卦的气息,那简直比铜臭味更好闻。


茶水间被挤得满满的,最后一个进去是娜塔莎,人实在太多了,以至于她的胸一次只能过一个。


“总裁坠、入、爱、河、了!”


“不、不不不……那个人肯定只是在追求总裁。”


“你们还记得总裁的上一任情人吗?金头发、蓝眼睛、大奶子、翘屁股,那个男孩符合所有条件。”


“那个女人只是请总裁喝了一杯咖啡,因为她送了他一支限量版的……”


“行不通啊,他太甜了。”


“不不不,我肯定总裁不会跟他的食物约会。”


娜塔莎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旺达的脑袋,近乎咆哮着,“旺达!”


女孩揉了揉脑袋,“快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娜塔莎,快点!”


无数双眼睛注视着她,娜塔莎深吸一口气,“那可能只是我的幻觉。”


“我已经高·潮了……”


“别插嘴!”


“听着,”娜塔莎白了她们一眼,谨慎措辞,“我看到……詹姆斯被那个男孩抱着,不能确定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


人们的呼吸急促起来,仿佛在观看什么劲爆的画面。


“就是他了,”旺达说,“还记得我们讨论过的方法吗?”


“什么方法?”


“让总裁变得像个正常人的方法,我们排除了安·乐·死和直接掉包之后得出的结论。”


“他需要释放多余的精力。”


有人好心提示道。


“我不确定那只可爱的屁股能不能承受那么多。”


这倒是事实。


娜塔莎竟然真的开始考虑这件事了。


“话说回来,总裁的腿怎么样了?”


“那个傻瓜在陪着他。”


“噢……真甜蜜。”




◆04




手术很成功,谢天谢地,史蒂夫终于放下了压在心口的巨石,而且打着石膏的巴恩斯先生看起来怪可爱的。


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巴恩斯先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与他的机车相撞。而当他试图把巴恩斯先生送进医院,像任何一个具有公德心的纽约市民会做的那样,不断流血的男人硬生生拽着他走了五十米,嘴里念叨着什么“七点一刻”。他不得不把巴恩斯先生送到公司,但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必须做点什么。


好在他的坚持不懈换来了胜利,而胜利的标志便是巴恩斯先生打着石膏的小腿……似乎哪里怪怪的。


“你得回去休息,詹姆斯。”


被点名的病人本想挣扎一下,但考虑到布鲁斯可能会变成绿色,还是闷闷地答应了。


“我送你回去吧,巴恩斯先生。”


“不——娜塔莎……”


“我得留下来维持秩序,詹姆斯。”


“好吧,若是她们打算造反,你知道该怎么做。”


娜塔莎看着男孩脸上的精彩表情,更加幸灾乐祸起来,“嘿,男孩,友情提示,我们的总裁先生可能是连环杀手。”


“叫我史蒂夫就好……”


“我说多少次了,那只是场意外。”打着石膏、行动不便的总裁满不在意地反驳。


“噢……这听起来……不坏。”


“他可真甜蜜,不是吗?”


“都给我滚出去——给我五分钟时间。”


史蒂夫跟着巴恩斯先生的红发助理娜塔莎走出去,好心的女士给他倒了一杯水,他连忙道谢、接过,咕咚咕咚喝下半杯水。


“所以你怎么说?”


“什么?”


“我们的总裁年轻有为,有钱又英俊,还有一条辣得冒烟的金属手臂,除了可能会故意或者不小心一枪崩了你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心动吗?”


史蒂夫睁大了那双蓝眼睛,“这一切真的合法吗?”


“这是二十一世纪,孩子,你真是太甜了。”


“我二十一岁了,女士。”


“好极了,我可不想詹姆斯滚一个未成年男孩。”


“我确定他想让我滚而不是滚了我,不管你暗示的是什么……”史蒂夫不自觉往后退,然后发现所有人都在打量他的身体,仿佛他只是一块肥美多汁的肉。


“看在你已经成年的份上,我向你保证那完全合法。”


史蒂夫刚想徒劳地解释,门被狠狠打开了。敬业的巴恩斯先生试图带上所有的文件资料,他的腮帮子鼓鼓的,透着红润和恼怒,史蒂夫立刻接过总裁先生手里的公文包,扶住难以保持平衡的巴恩斯先生。巴恩斯先生的腮帮子更鼓了,眼睛瞪得很大,却也没有推开他。


“晚点见,亲爱的。”


詹姆斯白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娜塔莎,“去地下车库,把我送到那辆该死的红色玛莎拉蒂。”


“嘿,那是我的……”娜塔莎没想到她的报应来得那么快,但反悔显然是不可能的,她把车钥匙狠狠砸在史蒂夫的胸口,踩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扬长而去。


史蒂夫万万没想到巴恩斯先生又一次将他甩了出去,他看着玛莎拉蒂飞驰而去,注定为此担惊受怕。


与此同时,一张模糊的照片沸腾了海德拉的员工群,根据照片,她们不可一世的总裁被金头发的英俊男孩抵在电梯间强吻——不,拍照的人只拍到了他们过分亲密的背影和总裁被牢牢按住的双手,但想象力是个好东西。


半分钟后,海德拉的员工群被总裁无情解散。




◆05




史蒂夫无法安睡。


他试了无数的方法,就是无法睡着。他的良心在狠狠谴责自己,同时担心巴恩斯先生的安危。


他真不该让巴恩斯先生自己回家。


就在他打算直接起床晨跑之时,他收到一条短信:詹姆斯发烧了,这是地址和大门密码。








TBC?




狂躁总裁与他的甜心男友↓





虽然被销毁但依然可以找到参考图的偷拍照↓





至于电梯里发生了什么,下回分解,如果有下回的话(手动黑脸)


真的好神经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裁真是声名狼藉,也只有金毛甜甜攻能拿下了~~~❤




又开新坑,就是忍不住……下周填上dear husband,还要跟皮太搞事嘿嘿嘿~!!!



评论

热度(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