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一夜风流 03

子书青石:

01   02




03.




无论是好心帮忙取暖反被毒蛇咬住的农夫,还是救助中箭的鹿反被吃掉的葡萄藤,都在诠释着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恩将仇报。我的哥哥,一只叫做交叉骨的加拿大无毛猫,正是这个道理的具现化。他是无耻的代言人,冷漠的殉道者,无情的欺压他善良弱小的弟弟。

詹姆斯在纸上奋笔疾书,无穷的创造灵感迸发在他的笔尖。然后揉成纸团,砸向朗姆洛。
“你自己看。”他冷酷的说。
“……”朗姆洛捡起来,打开老老实实看了,“你怎么不考虑再给我写封绝交信。”
“还有断绝兄弟关系的申明,我正在写了。”詹姆斯说,“作为表现我愤怒的决心,我已经把我们家的厕所都安上了锁,钥匙不给你。”
“詹姆斯,”朗姆洛真诚的说道,“把我的卡给你刷行了吧?”
“还要加上这句‘金钱,邪恶的金钱,腐臭罪恶的根源。’休想用钱来收买我。我都是为了帮你出气,你却这么说我。”他理直气壮的说。

朗姆洛对他说的话半信半疑。詹姆斯说是他“不满朗姆洛被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抢走了全场的焦点”而愤然动手。这里的动手是指——做了个裤兜冰冻炸弹。
据他交代,他是把不知道谁放在梳洗镜前的一整瓶冷水倒进了对方的裤子里。
裤子里。
朗姆洛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解开那个闪闪发光的金发小子的皮带,然后把水倒进去的。
他深深的怀疑这是一场强迫不成恼羞成怒而毁掉别人下半辈子幸福的事故。
朗姆洛可不想对别人下半身负责。他真的不弯。

“告诉我,真的不是私人恩怨吗?”他很清楚自家弟弟的秉性,在他看来,没有詹姆斯干不了的事情。披上一层好看的皮囊也掩盖不了他小恶魔的本质。
“我只是强迫的再给了他一拳。”他说道,恼怒的辩解,“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
“再说了,我可是直的。”
“直成直角吗?”
“你信不信我揪掉你的头发。”
“都说了我是无毛猫了。”

第一次朗姆洛取得了语言交锋上的胜利,他得意的展开了仆人熨斗烫过的新印出来的油墨香的报纸,哼起歌来浏览标题。

“我看你是捷克布拉格动物园的知名棕榈凤头鹦鹉才对。”詹姆斯说道。
朗姆洛立刻放下报纸掏出手机想要一睹他的新面孔。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有时他真的怀疑詹姆斯在脑子里开了个动物园。他已经早就在他二斤重的脑子里变相实现了小时候的伟大理想。以前朗姆洛翻开他的小学作文,都感觉自己在读悬疑惊悚作品。

他让麻雀叼走他的大哥,然后邪恶猴子穿上朗姆洛的衣服和他的家人作伴,不仅没人认出来,还让众人称赞朗姆洛一夜之间变好看了。而只有聪明而不凡的弟弟詹姆斯一个人发现大哥的异常,他通过判断朗姆洛不可能有机会短时间长到猴子那么高,且尚未有猴子挺拔的身姿为破案关键,断定他的哥哥换人了。
还未完待续。
这给朗姆洛留下了心理阴影。如果想象力可以成为力量的话,那詹姆斯可能已经世界称霸了。

他眼底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报纸的一边狠狠的拽过来。
朗姆洛发现詹姆斯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复杂的情绪侵占了他的面部表情,他像是牙痛抽搐,又像是挤眉弄眼,显得又纠结又心虚,他最后把脑袋砸在了桌子上。一股不安的情绪像泥石流滚进朗姆洛的脑子。
他把报纸扒拉过来,快速的扫了一圈。和平、八卦、人物介绍。没什么大消息。唯一值得多看几眼的就是首页大大的封面人物——“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史上最英俊将军。他年级轻轻已经爬上了权要之位,未来前途不可估量。现在他从军队回来了,如此强劲的人物必定会为政坛局势带来新的变动。

“直男詹姆斯,你看上这个英俊的小姑娘了?”朗姆洛揶揄道,“这是父亲准备争取支持的重点对象,可惜已经被神盾局拉走了。如果你可以用肉体感化敌人,我们是很乐见其成的。九头蛇很需要这个女郎的支持。”
“……哥,你仔细看看。”他说。
朗姆洛看了半天。
“金发,蓝眼睛。”
朗姆洛还是没认出来。
詹姆斯爬起来粗暴的抓过报纸,把它立起来,然后按住朗姆洛的头顶:“现在熟悉了吗?”
朗姆洛大惊失色!

“好啊,”他说道,“詹姆斯,你冰水炸弹炸的好啊。一箭双雕。不但把人下半身炸了,还把我们老家炸飞了。”
“你要表扬表扬我吗。”詹姆斯已经镇定下来了。
“你好不要脸。”朗姆洛脱口而出。
“是的啊。我脸皮薄。”他害羞的说。
“……”
“再说要那么多脸干什么,我又不想像你一样脸皮厚。”

詹姆斯扳回一局。朗姆洛站起来,跑到一边去。看上去准备打电话告状了。
他表面上镇定,实际忐忑的不行。就算平时皮尔斯对他过分偏爱,他也依旧有点怕他的沙皮脸。他曾经给詹姆斯定了整整一季度的女装和高跟,作为某种警告挂在他的衣柜里。每次打开衣柜找领带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下体一阵凉意。

“他让你接电话。”朗姆洛说,小心翼翼的把手机递给他,他翻了个白眼接过,“喂,是我。”他说。
皮尔斯干脆的说:“史蒂夫刚好和我提了你。”
他悄悄看了朗姆洛一眼。
皮尔斯:“别看你哥,这是你的任务。”
詹姆斯怀疑他有读心术,又多看了朗姆洛几眼。后者被他的眼神弄得莫名其妙,悄悄说:“我根本来不及说‘炸弹’。”
电话里又说:“叫你别看,看什么看。”
詹姆斯:“……”
皮尔斯继续说:“我看他对你有意思啊。”


他问:“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皮尔斯说:“只言片语,字里行间。”


“……”
詹姆斯听懂他的暗示,下意识说:“这种长相的甜心,一般喜欢的是女孩子吧。”
皮尔斯:“那你就变成女孩子。今天晚上约了他吃饭。带上女装,如果他不喜欢男的,就给我变成女的。”

他挂断了电话。詹姆斯风中凌乱。
“我靠,”朗姆洛在一旁听到了对话,他佯装兴奋的说,“你终于可以不用女扮男装了。妹妹,我真为你感到高兴。”
詹姆斯想打死他,真的。

他回到房间,把这件事情抱怨愤恨的告诉了洛基。对面立刻笑成美声二重奏,詹姆斯怀疑电话那边的人已经举起小棍子给自己笑声指挥节拍了:“你的笑声还要分成低音高音,汇总成交响曲吗?”
“是的,”电话那头说,“我谱好名字了,就准备叫《伟大的洛基和他的朋友小妞》。当我去维也纳进休,去国家大剧院演奏的时候,我会用我非凡的嗓音为你高笑一曲的。我要让全世界和我一同漫入欢乐的海洋。”
“哈哈,”詹姆斯面无表情的说,“好好笑哦。”
“真想不通,你不觉得很有感染力吗?”
“你听过YouTube上虎皮鹦鹉的笑声吗。”他说。
“没。”
“我刚刚听了。”
他在洛基反应过来之前挂断了电话。

詹姆斯猛的扑过去把自己埋在成堆的动物玩偶里。他床上全是这种动物抱枕,烦恼就是一觉起来经常被它们挤到一边。他有时候都想录像看看到底为什么自己能被玩偶山吐出来滚到床下去。
洛基没有一点用处,这个邪恶狐朋狗友、酒肉朋友。詹姆斯宣布他们刚刚维持一天的不朽友谊生锈了。

他认命哀嚎着爬下床,打开了他的左边衣柜。
不知道什么时候新添置的五颜六色的小裙子们把他吓到重新滚到床上。
如果皮尔斯真的是“那个”意思,詹姆斯打了一个寒噤,他一定要把史蒂夫掰弯!


————

小动物突然放不上来!我待会用电脑!哈哈哈哈哈哈



叉叔的新形象


可以品品洛基虎皮鹦鹉的笑声→这里 戴耳机!


评论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