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53)—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熊冬完结倒计时!明天大结局!!!!大家记得来看哦!!!




正文:


       无尽的黑暗通道对Steve来说是逃生的通路,可对Barnes而言却是一场折磨的考验。人类嗅不出四周的空气有什么不妥,Steve也嗅不出来,而它们却开始灼烧兽化人的鼻粘膜。




  “Bucky!还能走吗?”严重程度超出了Steve的预料,他拉住Barnes的手,在一片黑暗中看出他的衣领完全被鬓角滑下来的泪水浸湿了,前胸和后背都殷出一片接近圆形的阴影。他的手感受到了他的颤抖,和来自Barnes身上的高温。当他同样颤抖着去摸Barnes的脉搏时,身体里的每一根血管都仿佛被厄运勒得紧紧的。




  Barnes的脉搏竟然摸不着了。显然这不是因为心跳停了,而是因为心跳速度太快,使手腕的脉搏直接跳成了一条直线。




  “Steve……我感觉自己……我感觉自己不太好。”Barnes控制不住地抖了下肩膀,感觉自己的血液在心脏里乱钻,开始不受控制。但他仍旧坚持着快步朝前迈步,这一条看不清的通道是唯一的出口。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面粉厂的雾化设备让神经毒素蔓延加快了。




  Barnes快走不动了——Steve突然意识到了巨大的危机。C血清除了彻底删除了他的兽化,还帮助他不受这种毒素的干扰,所以哪怕Barnes的痛苦他理解不了,但他也太了解这个人的举动、语态和眼神了……Barnes的心跳速度最起码每分钟达到了200下,很快,他的双腿会不听使唤,止不住颤抖。




  “来,我扛着你走。”他将Barnes的一条胳膊放在了肩上,揽住了微微哆嗦的身体。Barnes的脚步一如既往的坚定,像个誓死要在诺曼底登陆的二战老兵,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起起落落,眼睑开始不受控制地高频率眨动。




  “我女儿,Kobic……可能有白化病。”Steve的帮助让他好受了许多,Barnes暗暗吸了口气,搂住了身边可靠的肩,这让他无比安心。




  “没关系,我们走出去就可以带她去医院,白化病不影响她的寿命,我们可以从医院购买特殊的食物,我可以再把房子重新装修一次。”Steve听出了Barnes话中的愧疚,他可以想象这时候他的心情。Barnes就算到了现在仍旧在替孩子和Steve的关系费脑筋,甚至担忧起Steve能否接受女儿的病情。




  “我可以找人把家里的玻璃窗换成完全隔绝紫外线的那种……等她再大一些,也许就会缠着你要扮演冰雪奇缘……我们可以带她去看医生,她和健康的孩子一样,比起担心她,我才要担心自己的儿子。”Barnes的体温逐渐升高,Steve只有将人搂得更紧才能放心些。




  “它……它还在睡觉?还是昏迷了?”Barnes一手抱着两个,黑暗将他与外界的一切彻底隔绝了。他是个特别容易脸红的男人,被人夸会脸红,被人盯着看也会,在与Steve初识的那段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在脸红,可现在这张脸完全没了血色。Kobic在他臂弯中不断挣扎,骤然失去视力让小女孩不太高兴。在她旁边,是Steve蔫头耷脑的小虎崽,两个孩子被包在一起,可它像被打了镇定剂一样安静。




  “谁知道,自己的老爸不惜流血受伤来找它,它倒是连醒都不醒。”Steve开始找一些不相干的话题,“你、你把呼吸放慢,放慢一些,不要深呼吸……”




  摔倒在地的眩晕感又一次被Barnes赶出了脑子,他相信Kobic和他一样,仅仅凭借气味就能识别出Steve,最起码这是一片漆黑中的唯一安慰。不要深呼吸的要求完全做不到,窒息的危险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他。




  “如果我……如果我摔倒了,不要管,你带着它们先走。别忘了我也是实验体,他们不会杀我的。”眼睫毛抖了一下,Barnes不得不开始考虑第二计划。




  “但他们会再一次把你藏起来,藏到我找不到的地方,藏到世界上任何一个我找不到的角落里去。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你这个屁计划简直烂到地心里去了。”猫科兽化人得天独厚的优势令Steve看清了Barnes面颊上不正常的失血。趁身后的人还没有追上来,他抿了抿嘴:“你知道冰雪奇缘吗?”




  “……那是什么?”




  “电影,我和你的表弟们一起看的。就在你冬眠的那半年里。我们一起看NBA,他们教我怎样在球员被抢篮板时大骂脏话,你的表妹Jennifer也毕业了,她和你差不多高,在舞会上闪闪夺目。”很快,Barnes的脖子上出现了和Natasha同样的红色血管,Steve楞了一下,继续说:“那时候,我对你做了不太好的事,很抱歉……但我也受到了惩罚,你的两个表弟经常揍我,连Natasha也动手揍我。”




  Barnes的下唇颤抖了一阵,勉强给了个被逗笑的表情,他的眼睛眨了几下:“真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他们打了我的下巴和眼眶,你能想象我顶着两只乌黑的眼眶出警……是多尴尬吗?Natasha差点没杀了我,我发誓她想,但还好她是一名公职人员……Bucky?Bucky看着我,看着我,告诉我你还能走吗?”




  Steve架着他的手臂,稍微使了一点力气去摇晃他。Barnes半跪在地上,脸朝向前方,不知看向了何处。




  “我觉得……我觉得我还可以。很抱歉、很抱歉他们打了你,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Barnes说着意义不明的句子,晃了晃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他的体力还在,但脑子里开始乱炸烟花,“还能走,只要他们不追上来。或者……我可以兽化,你带着孩子们先走……我不会被他们抓住,他们再也不能伤害我了……操,我们动作要快。”




  “快起来,我们走!”




  “好好,我们走……”Barnes的视力仅能隐约捕捉到地板的轮廓,膝盖变得僵硬,让他的双腿无法打直,每一根神经都像被打了一层蜡,逐渐冰冷:“Steve?”




  “嗯,我在。”Barnes的手臂开始痉挛,Steve闭上了眼睛。




  “如果我出不去了,你会带着Kobic看医生吗?我知道……你不喜欢熊,但她和我不一样……虽然她的脾气可能也不太好,但她……没有我这么大个儿,暂时不会拆了你的家。”Steve睁开眼正看到Barnes神色怆然地凝视着咧嘴要哭的宝宝们,“还有,我觉得……你儿子要睡醒了……它在动。”




  “你能出去,我们应该一起带她去看医生,白化病很好控制,这他妈有什么关系。”Steve的思绪开始不受控制地乱撞,“我们可以打个赌,看看我的儿子能不能在五岁之前睁开眼……”




  “来不及了,你听不到……但当我们看不见的时候,听力就会……变得非常敏锐。有一些响动……在通道的另一边,就跟在我们后面。我现在还来得及兽化,警员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资格感情用事……带着组员,Sam、Natasha、Clinton、Logan……Wanda……还有他们,回来再找我。”说着Barnes的脚底下打了个滑,要不是Steve竭尽全力地搀扶着,连同孩子也会摔在地上。




  别说警员守则,就算是美国宪法修正案也不能阻止Steve感情用事。再遇上Barnes之前他活在自己作茧自缚的小世界里,而Barnes就是那道打通了他和世界的管道,让他逐渐习惯接受别人的善意和爱。每个夜晚他都在窃喜着,窃喜自己对环境的偏见被Barnes的铁拳打碎了。




  如果他再一次失去了他,Steve不确定自己还能否坚持乐观,他还不足以把自己变成爱的罐罐。没有Barnes,他会迅速筑起一道戒心的铁丝高墙。他的儿子帮助他和早逝的父亲和解,可Barnes才是帮助他和世界和解的关键。




  Barnes的重要程度完全达到了令Steve心惊肉跳的程度,如果失去了至爱,Steve也不相信自己能比这个男人坚强,他将再也走不出来。




  “听见了?他们来了。”Barnes尽最大力量维持着手臂的弧度,感受着两个孩子的呼吸和心跳。令人烦躁的黑暗让他的听力和嗅觉更加灵敏,鼻腔吸入的气味仍旧刺鼻难闻。




  “Steve?”Barnes闭上了眼,反正他也看不见什么。




  “我在。”




  “把孩子抱走,赶在他们追上来之前……拖延战术。”Barnes睁大了眼睛,他还有王牌,“熊的皮毛足够厚,子弹打穿了……也伤不到太深……”




  “……”




  “Steve。”




  “我在。”




  “你他妈在做什么!别发愣了……我叫你把孩子抱走!”Barnes又听到了靴子踏在地面上的响动,声音微弱却足以让一头熊听得清楚。




  “Bucky。”那只一直使劲儿搀扶着、支撑着Barnes的胳膊抽了出来,“你得站起来,往前走。”




  “什么?”Barnes突然感到了害怕,他落空的左臂向Steve那边抓去,却仿佛在空中抓挠了一番,扑了个空。




  “站起来,往前跑,你办得到。”Steve的声音不大,他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了,将Barnes扶到一扇门的后面,“你在这里歇够了就往前跑,无论后面发生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你都不可以回来,听见了吗?答应我,为我祷告,为我祈祷……为我们,为我们的团聚,为Kobic,为我儿子……我的小熊宝贝……”




  “你他妈做了什么?”Barnes感觉到自己被安置在一扇门后,他挣扎想起来,肩头却被又一次按压下来,“Steve你干什么!”他的左手瞬间擦到了Steve胳膊,那一截挽起了袖口的小臂,接着,Barnes毫无用处的瞳孔刹那缩成了一个点,又扩散得很大。




   惊恐不安时瞳孔会猛烈收缩。Barnes还没来得及喊他猜出的答案,就听到Steve继续朝他请求:“为我祈祷好吗?我打光了血清。”两只推空的注射器瞬间落地,小臂上只剩下还未来得及拔出的冰冷的针头。




  “你疯了吗!”Barnes瞬间朝他怒吼,睁大眼睛试图看透眼前的漆黑。他感觉得出来Steve在往后退,往身后的危险处退。恐惧的潮水迎面袭来,如同潮汐拍岸要将这个人从他的生命中带走了。




  “你疯了!”他大喘着气,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恐惧,自己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深知R血清带来的创伤。很快,Steve的身体将被兽性占据,他会变成一头彻底疯狂的野兽,他的爪子会撕碎能看到的一切生命。很快,这里的每一寸地板都要被石油一样厚重的血浆浸泡。




  仅仅一小支R血清就让他兽化了将近一整年,差点儿变不回人类的样子,如果是Steve,如果是Steve呢?Barnes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和女儿哪一个是最先哭出来的人。他也曾注射过R血清,对Steve身上正在发生的一切太清楚了,这种强制性的猛烈兽化犹如在脊髓里钉入了钢钉,但意识却格外清醒,甚至能感觉到皮下细胞如何撕裂、变形。




  “呃啊……”Steve在对他发出警告。Barnes喘着粗气,摸着湿漉漉的地面,哭了。




  “你会回不来的!你不明白!”他的手指哆嗦着,看着像是受到了惨烈百倍的折磨,并且感觉Steve越退越远。两支血清的起效太过迅速,很可能Steve已经察觉出了身体在变化。他在逐步远离他,想在理智消失不见之前退到安全距离之外。但没有一个兽化人能再R血清作用下保证安全距离,Steve会变回一头暴走的西伯利亚虎,完全的野兽。




  “我明白……Bucky,我……呃!”Steve能看出Barnes的眼睛湿润了,他也很清楚自己马上就要发生什么,猛然间他跪到了地上,大口喘着气,意识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舌骨肌是最先开始变化的地方,它会和犬牙同步拉长。尖牙呲着变成獠牙,撑破牙床,浓稠的鲜血会顺着嘴角淌到下巴上。很疼,阔别几年Steve终于又重新领略到了兽化的剧痛。




  “Sam……和Clinton在外面,让他们……报警,封锁现场,如果……呃!如果我跑出去,可能会误伤平民……该死!”Steve跪在地上,背脊弓得很高,能量在末梢血管中像炙热岩浆一样乱窜,每一秒都让他头痛欲裂,“快走,趁我没发疯,快走!”




  Kobic被虎类兽化人的气味吓得放声大哭,一声比一声凄厉,她被Steve吓坏了,Barnes对这种生物性的恐惧感同身受。他看不见,但他嗅得出来Steve的兽化已经开始了,再过几分钟他就会用獠牙去撕开人的喉咙。




  “听我说Steve……”Barnes仿佛听到了虎类的吼声,侵略性的气味飓风般扑向了他,几乎将他压倒。




  “先听我说……听我说,时间不多了。你带着……呃,带着孩子们出去,会有人接应……我曾经咬过你,抱歉,我很抱歉……对不起,如果我殉职那气味就消失了……我很抱歉对你说过那些话,虽然你都不记得了……对不起,请替我照顾好Fury……”Steve的腰突然向右侧弯曲,肩胛骨和三角肌鼓胀到两倍大,背阔肌如同被撕裂了一样,骨骼剧烈地伸长发出咯咯咯的脆响,“如果……如果我殉职了,请告诉我儿子,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不能陪他……但我也在学着爱他,每一天……把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告诉他。”




  “你他妈把嘴闭上,过来!”Barnes听到了Steve发狂的吼叫,那已经不像是人类的声音了。Kobic在他的怀里大哭不止,哭声中满是被猎食者盯上的惧怕,他也哭了出来,几乎只用几声就吼哑了喉咙。这不是他要的结果,和另外的人度过余生,这不是他想象过的结果。




  Steve咬牙将野兽般的嘶吼憋在胸口中,鼻翼抽搐着,不断地用拳捶打地面。震耳欲聋的耳鸣在他脑中像开了机关枪,直到手指狠狠抓进了脚下的混凝土里,指骨正在变成残暴的钩爪。他抬起头,想再看一眼自己的小熊宝贝,如果Barnes哭了那他会更痛恨自己。




  压抑的黑暗在Steve的视野中不断扩大,变得明亮,他的竖瞳也在变化,直到完全变成夜行性的大猫。这一瞬间,他看见了奇迹。




  Steve的世界暂时平静了一瞬间,而这瞬间又像到达了永恒。他看见两只蓝色的圆眼睛在盯着他看,在Barnes的怀里,一声不吭地凝视着他,哪怕他正在朝野兽兽化也没有害怕。




  太好了,看来小东西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Steve的眼睛瞬间变得潮湿,他急促地大喘了几口气,像是要把肺叶里的尘埃全部吐出来,朝Barnes笑了笑:“还有、还有一件事……我没……没有来得及给它起名字,但……我想好了,就叫他Honey好吗……我……呃!我不想他和我一样,他会和你一样,每个人都喜欢他……还有,还有如果我真的消失了,求……求你不要再忘记我,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自私!虽然你想不起来以前的……别再忘了我了。”




  “Steve!Steve!Steve!”Barnes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些令人绝望的画面,刺激性的气味还在不断往他的鼻子里钻。他的瞳孔还在不断扩张和缩小,可四周却仿佛更加昏暗了。几秒种后Steve的声音消失了,脚步声越来越远,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他扔在了这里,自己朝着相反的出口狂奔而去。




  “Steve?妈的……妈的,谁他妈忘记得了……我发誓,我要亲手撕了你……你个无耻之徒……你给我等着!想丢下我们三个当英雄……你无耻!”Barnes在地上凝滞了一瞬间,Kobic的哭声叫他找回了足以撂倒成年人的体力。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撞开了身后的门,朝着另外一边沉重地迈开了大步。




  走出去,走出去,走出去才能找人来救他。Barnes的大脑里一片空白,耳畔还响着虎类兽化人的吼叫,那是一种带有绝对冲击力的怒声,这是上帝赐予他们的礼物。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地上的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国马上、立刻、现在赶紧降临……”Barnes摇晃着剧烈颤抖的身体,虔诚地喃喃自语,在黑洞洞的走廊里独自一人。




  突然,他听到了身后一声野兽的怒吼,声音完全剥离了人性。那声音出自于一头百分之百的兽类,愤怒、焦躁、疯狂。吼叫令他本能地打了个哆嗦,低沉的吼声自远处像冲击波一样扩散而来,冲破钢铁断墙,蜿蜒着地表而来。




  Steve已经完全兽化了。




  他转过头,仿佛看到一束光自最远处的地方漏了进来,打在地上闪闪发光,像Steve漂亮的金头发。在Kobic嘶声的哭泣中,Barnes站稳了身子,扶着墙,朝想象中的那束金色大步而去。而在他身后的无尽暗影中,响起了枪声。


(顶着盾我先跑,明天超甜别开枪!我是自己人!)




评论

热度(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