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歸心-1

微糖抹茶舒芙蕾:


Summary:Steve回到家乡评估自己家旅馆的收购案,终于见到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未婚夫」。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在寫Machine Life系列時總是很容易累,


然後就好想寫ABO.......(?




這篇是個有點像童養媳Bucky但其實又不完全是的故事,


主要是想講本來只是回家出差,一心為工作的Steve,


因為Bucky而重新理解這個他出生的美麗山城,


兩人在此相識相戀的故事。


然後我坦白說了我就是想寫人妻冬羞澀冬,想寫Bucky冠夫姓




這個故事跟我之前某一篇Evanstan是在同一個世界,


以後可能會聯動,


文中有一句提示,看有沒有人猜得出來囉XD




====


繁體版:AO3


====


Steve Rogers结束了这天最后一个会议,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在收拾东西,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十分钟。


刚刚经历了一整个下午的激烈讨论,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倦意,只有Steve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两样。他一边等待笔电关机,一边快速的整理文件,偶尔还会在文件上做一些简单的记号。




「Steve。」坐在他对面的同事Peggy越过桌子喊他,Steve抬起头来给出一个疑问的眼神,Peggy还没说话但先笑了起来:「你明天开始放假对吗?」


『也不是放假吧,』Steve耸了耸肩:『我只是回家乡工作。 』


「回家还要工作,你真是个工作狂啊!」留着胡子的Dugan对Steve的回答啧啧称奇。


『我本来就是为了评估我们集团收购我家旅馆的案子而回去的,其实……』Steve顿了一下说:『其实我对塔奇山已经没什么记忆了,我四岁就离开那里,被带到布鲁克林,也一直在这里长大、求学、工作。塔奇山只能说是老家,但论感情,实在很难说有什么特殊感情。 』


「论感情,你不是还有一个未婚夫在老家等你吗?」Howard一屁股坐在桌上,Steve移开手肘,无奈的回答:『别乱说,那只是我妈开玩笑的。 James是⋯⋯我们家收养的孩子,他还比我大一岁,算是哥哥吧。我爸我妈还有我奶奶都太喜欢他了,他们觉得James是天底下最好的omega。 』


「哇喔,男omega不常见呢,但是通常都长得很美,Penelope的CEO就很典型。」Howard说,用手肘顶了下Steve:「你家那位也是大美人吧?」


『⋯⋯』Steve沉默了一会儿,略带尴尬的回答:『我不知道。 』


「你不知道?」Peggy疑惑的问,Steve点点头:『我说过我四岁就离开塔奇山了,但是James一直都住在山里,再加上他长大之后很讨厌照相,我只看过他刚到我们家时的照片,根本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 』


「你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回去过?我记得你说你奶奶一直待在老家,直到前年过世。」Peggy锲而不舍地追问,Steve只好继续回答:『我爸妈每年会回去接奶奶来布鲁克林两次,跟我们住几天,我是真的没有回去。嗯⋯⋯奶奶丧礼时回去了一个礼拜,但James生病,连房门都没踏出来,我还是没见到人。所以⋯⋯』


「嗯哼。」Peggy挑起了眉:「我突然觉得你这趟旅程很有意思了。」






哪里有意思了?非常没意思好吗!




Steve拉着行李,第五次回到这个相同的十字路口,山里的初春还很冷,但他流的汗已经湿透了半件上衣。


低头再看一次手上的地图,Steve确定自己刚刚五次走的都是对的,明明下车后应该在第三个S形转弯旁的阶梯下去,但他下去了五次都只看到一片茂密的森林,根本没有什么旅馆的踪迹!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Steve决定再下去一次,如果还是没找到,他也只能打电话让James来接他了。




扛着接近三十公斤重的行李箱,Steve小心翼翼的走下阶梯,阶梯下方的土地是一片泥泞,根本不适合行李箱拖动,Steve紧紧皱眉,长年在星级酒店集团工作让他很不能接受这种完全没有为客人着想的旅馆环境,更何况这还是他家的旅馆。他在心里暗自决定,并购案确定后一定要把这片烂泥地重新整理。




他提起行李箱,沿着森林的边缘仔细审视,忽然惊喜的发现前方有一个人影忽隐忽现。




『嘿!哈啰!请问你知道塔奇旅馆怎么去吗? 』Steve大声呼唤,那个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Steve快步向前,直到快走到那人面前时,才看清他在树影间被遮掩住的容颜。






那是一个——如果用Howard的话来说,是一个典型的美人。


他的头发正面看过去以为是短发,但他微微侧脸时却能发现他把长发绑成一个小包挽在脑后,落下的发丝勾勒出侧颜略有棱角的轮廓。下巴剃得干干净净,所以偏向粉色的薄唇微微噘起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鼻梁挺而直,鼻梁的上方是整张脸最吸引人的,一双大而细长的双眼,盛着在树荫下透出琥珀绿的瞳孔,正一眨一眨地望着Steve。




从小到大一直被说过度冷静,小时候不像小孩,十五岁时不像青少年,二十五岁却像五十二岁的Steve,第一次看一个人看失了神,直到青年出声。






「你要去塔奇旅馆?为什么会从这里走?」青年颇为疑惑的打量了下Steve,微微皱起眉。


『这是我爸妈给我的地图,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走的,我⋯⋯我也不知道。 』Steve交出手中的地图,青年没有接过,他在听完Steve的话以后,紧皱的眉便松了开来,嘴角甚至微微带起笑意:「你是Steve?」


『我是⋯⋯你?你是⋯⋯? 』Steve的大脑在看见青年后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在运转,所以第一时间甚至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我是Bucky。」青年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Steve还是愣愣地望着他,青年看着没反应的Steve,又补充了一句:「我是James Buchanan Rogers,大家都叫我Bucky。 」






生平从来没买过乐透也没有赌博过,甚至到了拉斯维加斯出差,心思也全部放在考察酒店经营的Steve,第一次明白「中了大奖」、「天上掉下一块宝」是什么感觉。他亦步亦趋的跟在Bucky后面,Bucky告诉他这是塔奇旅馆后面的小森林,藉由树丛和前方的住宿区隔开,森林里的木屋才是Rogers家的祖宅。


木屋在奶奶过世后有整修过一次,现在只有Bucky一个人住在这占地超过百坪的木屋里。主要的大木屋是客厅与餐厅,左右各两间相通的小木屋,第二大的那间是主卧室,也就是Bucky的卧室,最小的木屋则是有着单人床的客房。




Bucky带着Steve走了一圈木屋,详细的告诉他屋里所有的设备和每间房的用途,抵达时已经接近傍晚的Steve,走完整间屋子时,天完全暗了下来。


入夜后,山里的气温急速下降。餐厅里的炉火正欢快地跳着,Bucky还打开了地暖,才进厨房准备晚餐。 Steve好奇的东看西看,发现屋子里有许多看起来像是手工制造的小物,客厅的沙发上什至还摆着一件织到一半的毛衣,他推测这些全都是Bucky的手艺。


想像着Bucky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毛衣的模样,Steve忍不住弯起嘴角。






「吃晚餐了。」Bucky在他身后说,Steve把手中刚抽出来的书塞回客厅的书柜,走回了餐厅。


Bucky有问他晚餐想吃什么,Steve说他不挑食,都可以,但他看得出Bucky还是花了心思。沙拉是翠绿的莴苣、紫生菜与甜椒,拌上了有柠檬与罗勒香味的酱汁,甚至还有淡淡的海鲜调味,Steve猜测那是亚洲那边的酱料,跟他上次到泰国出差时吃过的料理味道类似;生菜上摆着煎好的松板肉,肉质柔嫩,香气扑鼻,腌制得完全入味;炖饭里有各种Steve叫不出名字的野菇,饭熬得嫩而不烂,野菇的味道渗入饭里,然而彼此不但不冲突,还累加出具有层次的鲜味。 Steve很快地扫完自己那一碗,Bucky还把他碗里的分了一半给他。




『这样你吃得饱吗? 』Steve有些担心的问,Bucky点点头:「我晚餐本来就吃得不多。」


『难怪⋯⋯你太瘦了。 』Steve脱口而出,Bucky反驳了他,又很快低下头,马上就红了耳朵。






客观来说,Bucky虽然比常年健身,甚至曾经是业余拳击手的Steve小了一号,但并不算太过纤细。他骨架很匀称,手臂肌肉也相当结实,贴着身体的衣服能看出漂亮的曲线,穿着家居短裤时露出的双腿又直又长又细,Steve没敢仔细打量,但匆匆扫过的几眼也能判定衣服下的体格标准得不输Steve见过的模特。


Steve有些懊悔自己不小心讲了太像登徒子的话,导致本来就不太说话的Bucky更加沉默。晚餐后Steve跟Bucky一起整理的餐厅和厨房,Bucky又从储藏室搬出一条棉被,要给Steve晚上睡觉用。






『我只能睡这间客房吗? 』Steve在Bucky替他铺棉被时,问了这么一句话。他的本意是想确认木屋里还有没有其他间客房,然而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而且含义非常容易令人误解。


果然Bucky转过来看他时,整张脸都红透了。 Steve非常后悔,他明知道母亲跟奶奶会跟自己开的玩笑也一定曾经告诉Bucky,初见的第一晚就问了这句话,让Steve像是故意要调戏自己的「未婚夫」,他吞了口口水,急着想要解释,Bucky先他开了口。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睡,」Bucky深吸了一口气,望了Steve一眼又立刻垂下眼:「那间本来就是⋯⋯是准备给我们两个的房间。」






====




預告一下:


一見鐘情的大盾完全無法克制自己,


同床共枕後Bucky只撐了三天就(。



评论

热度(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