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盾冬】歸心-1

微糖抹茶舒芙蕾:


Summary:Steve回到家乡评估自己家旅馆的收购案,终于见到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未婚夫」。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在寫Machine Life系列時總是很容易累,


然後就好想寫ABO.......(?




這篇是個有點像童養媳Bucky但其實又不完全是的故事,


主要是想講本來只是回家出差,一心為工作的Steve,


因為Bucky而重新理解這個他出生的美麗山城,


兩人在此相識相戀的故事。


然後我坦白說了我就是想寫人妻冬羞澀冬,想寫Bucky冠夫姓




這個故事跟我之前某一篇Evanstan是在同一個世界,


以後可能會聯動,


文中有一句提示,看有沒有人猜得出來囉XD




====


繁體版:AO3


====


Steve Rogers结束了这天最后一个会议,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在收拾东西,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十分钟。


刚刚经历了一整个下午的激烈讨论,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倦意,只有Steve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两样。他一边等待笔电关机,一边快速的整理文件,偶尔还会在文件上做一些简单的记号。




「Steve。」坐在他对面的同事Peggy越过桌子喊他,Steve抬起头来给出一个疑问的眼神,Peggy还没说话但先笑了起来:「你明天开始放假对吗?」


『也不是放假吧,』Steve耸了耸肩:『我只是回家乡工作。 』


「回家还要工作,你真是个工作狂啊!」留着胡子的Dugan对Steve的回答啧啧称奇。


『我本来就是为了评估我们集团收购我家旅馆的案子而回去的,其实……』Steve顿了一下说:『其实我对塔奇山已经没什么记忆了,我四岁就离开那里,被带到布鲁克林,也一直在这里长大、求学、工作。塔奇山只能说是老家,但论感情,实在很难说有什么特殊感情。 』


「论感情,你不是还有一个未婚夫在老家等你吗?」Howard一屁股坐在桌上,Steve移开手肘,无奈的回答:『别乱说,那只是我妈开玩笑的。 James是⋯⋯我们家收养的孩子,他还比我大一岁,算是哥哥吧。我爸我妈还有我奶奶都太喜欢他了,他们觉得James是天底下最好的omega。 』


「哇喔,男omega不常见呢,但是通常都长得很美,Penelope的CEO就很典型。」Howard说,用手肘顶了下Steve:「你家那位也是大美人吧?」


『⋯⋯』Steve沉默了一会儿,略带尴尬的回答:『我不知道。 』


「你不知道?」Peggy疑惑的问,Steve点点头:『我说过我四岁就离开塔奇山了,但是James一直都住在山里,再加上他长大之后很讨厌照相,我只看过他刚到我们家时的照片,根本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 』


「你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回去过?我记得你说你奶奶一直待在老家,直到前年过世。」Peggy锲而不舍地追问,Steve只好继续回答:『我爸妈每年会回去接奶奶来布鲁克林两次,跟我们住几天,我是真的没有回去。嗯⋯⋯奶奶丧礼时回去了一个礼拜,但James生病,连房门都没踏出来,我还是没见到人。所以⋯⋯』


「嗯哼。」Peggy挑起了眉:「我突然觉得你这趟旅程很有意思了。」






哪里有意思了?非常没意思好吗!




Steve拉着行李,第五次回到这个相同的十字路口,山里的初春还很冷,但他流的汗已经湿透了半件上衣。


低头再看一次手上的地图,Steve确定自己刚刚五次走的都是对的,明明下车后应该在第三个S形转弯旁的阶梯下去,但他下去了五次都只看到一片茂密的森林,根本没有什么旅馆的踪迹!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Steve决定再下去一次,如果还是没找到,他也只能打电话让James来接他了。




扛着接近三十公斤重的行李箱,Steve小心翼翼的走下阶梯,阶梯下方的土地是一片泥泞,根本不适合行李箱拖动,Steve紧紧皱眉,长年在星级酒店集团工作让他很不能接受这种完全没有为客人着想的旅馆环境,更何况这还是他家的旅馆。他在心里暗自决定,并购案确定后一定要把这片烂泥地重新整理。




他提起行李箱,沿着森林的边缘仔细审视,忽然惊喜的发现前方有一个人影忽隐忽现。




『嘿!哈啰!请问你知道塔奇旅馆怎么去吗? 』Steve大声呼唤,那个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Steve快步向前,直到快走到那人面前时,才看清他在树影间被遮掩住的容颜。






那是一个——如果用Howard的话来说,是一个典型的美人。


他的头发正面看过去以为是短发,但他微微侧脸时却能发现他把长发绑成一个小包挽在脑后,落下的发丝勾勒出侧颜略有棱角的轮廓。下巴剃得干干净净,所以偏向粉色的薄唇微微噘起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鼻梁挺而直,鼻梁的上方是整张脸最吸引人的,一双大而细长的双眼,盛着在树荫下透出琥珀绿的瞳孔,正一眨一眨地望着Steve。




从小到大一直被说过度冷静,小时候不像小孩,十五岁时不像青少年,二十五岁却像五十二岁的Steve,第一次看一个人看失了神,直到青年出声。






「你要去塔奇旅馆?为什么会从这里走?」青年颇为疑惑的打量了下Steve,微微皱起眉。


『这是我爸妈给我的地图,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走的,我⋯⋯我也不知道。 』Steve交出手中的地图,青年没有接过,他在听完Steve的话以后,紧皱的眉便松了开来,嘴角甚至微微带起笑意:「你是Steve?」


『我是⋯⋯你?你是⋯⋯? 』Steve的大脑在看见青年后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在运转,所以第一时间甚至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我是Bucky。」青年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Steve还是愣愣地望着他,青年看着没反应的Steve,又补充了一句:「我是James Buchanan Rogers,大家都叫我Bucky。 」






生平从来没买过乐透也没有赌博过,甚至到了拉斯维加斯出差,心思也全部放在考察酒店经营的Steve,第一次明白「中了大奖」、「天上掉下一块宝」是什么感觉。他亦步亦趋的跟在Bucky后面,Bucky告诉他这是塔奇旅馆后面的小森林,藉由树丛和前方的住宿区隔开,森林里的木屋才是Rogers家的祖宅。


木屋在奶奶过世后有整修过一次,现在只有Bucky一个人住在这占地超过百坪的木屋里。主要的大木屋是客厅与餐厅,左右各两间相通的小木屋,第二大的那间是主卧室,也就是Bucky的卧室,最小的木屋则是有着单人床的客房。




Bucky带着Steve走了一圈木屋,详细的告诉他屋里所有的设备和每间房的用途,抵达时已经接近傍晚的Steve,走完整间屋子时,天完全暗了下来。


入夜后,山里的气温急速下降。餐厅里的炉火正欢快地跳着,Bucky还打开了地暖,才进厨房准备晚餐。 Steve好奇的东看西看,发现屋子里有许多看起来像是手工制造的小物,客厅的沙发上什至还摆着一件织到一半的毛衣,他推测这些全都是Bucky的手艺。


想像着Bucky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毛衣的模样,Steve忍不住弯起嘴角。






「吃晚餐了。」Bucky在他身后说,Steve把手中刚抽出来的书塞回客厅的书柜,走回了餐厅。


Bucky有问他晚餐想吃什么,Steve说他不挑食,都可以,但他看得出Bucky还是花了心思。沙拉是翠绿的莴苣、紫生菜与甜椒,拌上了有柠檬与罗勒香味的酱汁,甚至还有淡淡的海鲜调味,Steve猜测那是亚洲那边的酱料,跟他上次到泰国出差时吃过的料理味道类似;生菜上摆着煎好的松板肉,肉质柔嫩,香气扑鼻,腌制得完全入味;炖饭里有各种Steve叫不出名字的野菇,饭熬得嫩而不烂,野菇的味道渗入饭里,然而彼此不但不冲突,还累加出具有层次的鲜味。 Steve很快地扫完自己那一碗,Bucky还把他碗里的分了一半给他。




『这样你吃得饱吗? 』Steve有些担心的问,Bucky点点头:「我晚餐本来就吃得不多。」


『难怪⋯⋯你太瘦了。 』Steve脱口而出,Bucky反驳了他,又很快低下头,马上就红了耳朵。






客观来说,Bucky虽然比常年健身,甚至曾经是业余拳击手的Steve小了一号,但并不算太过纤细。他骨架很匀称,手臂肌肉也相当结实,贴着身体的衣服能看出漂亮的曲线,穿着家居短裤时露出的双腿又直又长又细,Steve没敢仔细打量,但匆匆扫过的几眼也能判定衣服下的体格标准得不输Steve见过的模特。


Steve有些懊悔自己不小心讲了太像登徒子的话,导致本来就不太说话的Bucky更加沉默。晚餐后Steve跟Bucky一起整理的餐厅和厨房,Bucky又从储藏室搬出一条棉被,要给Steve晚上睡觉用。






『我只能睡这间客房吗? 』Steve在Bucky替他铺棉被时,问了这么一句话。他的本意是想确认木屋里还有没有其他间客房,然而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而且含义非常容易令人误解。


果然Bucky转过来看他时,整张脸都红透了。 Steve非常后悔,他明知道母亲跟奶奶会跟自己开的玩笑也一定曾经告诉Bucky,初见的第一晚就问了这句话,让Steve像是故意要调戏自己的「未婚夫」,他吞了口口水,急着想要解释,Bucky先他开了口。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睡,」Bucky深吸了一口气,望了Steve一眼又立刻垂下眼:「那间本来就是⋯⋯是准备给我们两个的房间。」






====




預告一下:


一見鐘情的大盾完全無法克制自己,


同床共枕後Bucky只撐了三天就(。



Sylvene_葉子:

【Win the War】

刮鬍子慶祝滅了大BOSS!!!

你所珍惜的朋友都將歸來。

------

 @张河 太太的生賀配文GO→蓄谋已久的重逢


多年前我人生中的第一張角色P圖就是送給了張河太太,

因為太喜歡她的小說想送她一些什麼所以開啟了替喜歡的CP做圖的契機。

多年後在盾冬圈重逢,技術磨練過後再回頭看那第一張圖實在羞恥非常...但喜歡作者渴切想表白的心還是一樣的。

曾經斷掉的緣分有機會再續,感謝神奇的網路(還有我萬年不變的ID)

也感謝文筆超好的張河太太給老冰棍發甜甜的糧。


【禁二改二傳 DO NOT re-edit and upload it to anywhere else】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十七.乱(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F局长:

因为之前的十七章出现了一点儿BUG,所以删除重写了这一章节,对前情有点模糊的可先看关系图。


序章            六        24小时直播花絮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Loki和Wanda同为淘汰候选人,为了自保,Loki供出Wanda背叛大联盟投票淘汰Natasha来挑唆众人。但他原以为铁定会抛弃Wanda的Peggy却乘次机会和Wanda,Peter三人组成了外人难以猜测到的秘密联盟....


所以任何不明确的线索和情节欢迎评论讨论哈!因为这篇真的好容易出现BUG!




篇十七.


Loki Laufeyson的最后挣扎在淘汰前两夜,发起人却是Thor。


“所以你觉得我还是会被淘汰?”


“我暂且将Peggy的一票给到你。”Thor才同Steve在后院完成一场双人球赛,这让他们的关系仍旧看上去非常热络,然而游泳教练很清晰,执行六指计划时的那个联盟已经分崩离析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已步了曾经Natasha联盟的后尘。


“当然,你看到Peggy同Wanda本周有多尴尬么?尽管她们掩饰得很好。” Loki躺在自己卧室床榻上,如果不是面临淘汰,他绝对想要开一瓶红酒来庆祝这个好点子。他交出了完美的淘汰对象——一个背叛者,而接下去就由所有房客来做最后的定夺吧。


“即便Peggy会因为Wanda的背叛来支持你,那Tony和Banner呢?他们可说不准。”


“Tony?根据我的经验,越是表面上不认同传统价值观的家伙在某些问题上会特别保守,我不认为他接受了Wanda的所作所为。”


“好吧,那再算上Tony和Banner教授的两票,再加上我——”


“你?Thor,谁知道呢,也许你会选择暗算我。”


“那这一定就是你被淘汰的原因了。”Thor大喇喇地敞开腿,“总之,算上我就是四票,所以就算Steve Rogers的淘汰票给到了你,以及Peter,他一定希望你早点离开——”


Loki认同地额首,“他还记着我投票淘汰小Harry的仇呢,多可爱的痴情男孩。”


“对,即便是那样,那你也会留下。”


“很好,所以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只是完美状态。”Thor将刚才所有的一切记录在一张白纸上,然后举起晃了晃,猛然撕开,“如果我们失去了完美状态,再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比较糟糕的一种情况是,Tony和Banner对你的厌恶超过了Wanda的背叛,他们还是选择淘汰你——”


Loki蹙起眉,“那就是Peter,Tony,Banner三人选择淘汰我,Peggy和你会留下我。”


“三对二。”


“那Steve的一票就至关重要了,Steve能投给我,就是三对三,然后在投票数一致的情况下,Bucky作为房主也要进行投票。”


“所以无论如何,和警察以及军花继续保持一个阵营都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我也这样想亲爱的,”Loki迟缓地踢了踢腿,脚跟不甚在意地架到游泳教练的大腿,“可是我们得有建设性的措施。”


“这活儿通常得你来干,”Thor对着对方的脚背偏了偏头,“但我也可以偶尔放个大招,请求Steve好好‘帮助’我。”


 


“唔——”


Steve正在研究今晚的新菜色,在吃了数周简易披萨和肉饼之后,他想利用好在房主套房的每一天,


“你觉得剃骨牛排怎么样?”他转过脑袋询问自己的恋人——Barnes中士正赤裸半身整理衣柜。


“还有你Thor,想和我们一起用餐么?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时间好好谈谈。”


Thor耸耸肩,“你确定?”


“你想讨论什么影响我们胃口的事?”Steve微笑,“我们都知道你想留下Loki,也迫不及待想听听你的说辞了。”


“虽然不至于影响胃口,”Thor拨一拨自己的金色碎发,先前遭受过Steve荼毒的发丝已经略略长了些——感谢上帝,Steve忍不住翻着白眼想,Thor的脸庞足以让任何烂发型的伤害力都降到最低。


“其实我是个同志,并且我想我爱上了Loki。”


 


“你是个同志??你?”


现在,剔骨牛排已经从Steve的晚餐清单中划除了,他同Bucky勉强切了长条蒜蓉面包沾沙律酱充作晚餐。


“你对Loki有兴趣?”中士的关注点显然和自己的未婚夫不一样,“你确定?那个Loki Laufeyson?”


“冷静点,伙计们,”Thor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麦芽啤酒,“让我来一一解答你们的疑惑。首先,”他对着Steve举了举杯,“我确实是一个同志,和你这种后知后觉在电视上出柜的不一样,我很早就清楚了自己的性向,我的家人、朋友都知道。但是我不觉得个人性向和这个比赛有什么关系,所以并没有特别提及。”


“你确定不是因为你想吸引一些姑娘的注意来让自己走得更远?”Bucky堪称冷酷地弯了弯嘴角,Thor冲他挤挤眉毛,“中士,也许真的会有额外福利,但我尚不需要这样的方法来完成比赛。然后让我来回答你的问题,我确实对Loki Laufeyson有些兴趣——这又有什么特别令人惊奇的地方么?”


“我和Steve曾经都挺直,”Bucky啧啧嘴,转向未婚夫,“同志圈的某些法则我们得出了节目才能去学习,但是我现在知道了,至少在挑选情人方面同志并不比直男们更高贵。我们的Laufeyson先生,他有漂亮的眼睛和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腿——这就足以征服我们的迈阿密猛男了,哪怕他是一条随时随地会咬人的毒蛇。”


“那么,我亲爱的中士,”Thor挑衅意味浓重的将两条腿大大敞开在Bucky的腿两侧,这让Steve的眉毛拧在了一块儿,“你认为Steve仅仅因为你是英勇的士兵而迷上你,而没有你绿眼珠子和翘屁股的功劳?”


“Thor——”Steve再也忍耐不住,轻咳一声打断两人的对峙,“这似乎不是我们的主题。好吧,即便如此,你是一个同志,你喜欢Loki,所以我们就要留下他了?这似乎不是什么同志互助会比赛。”


“相信我Steve,你们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因为在这个比赛中,唯一比荧幕情侣更强大的就是两对荧幕情侣。”


房主情侣不由自主地对视一眼。


“我从没幻想过,当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时,你,”Thor指指Steve,“会选择我而不是中士,同样的,如果是中士也一定是选择你而不是我。所以你瞧,和你们任何一个人达成什么一起成为最终二强的协议都很扯淡。”


Bucky已经在Steve的再三暗示下穿上了自己的T恤,他懒懒地一弯胳膊表达自己对Thor这番剖析的认同。


“所以干脆,让我们公平也敞亮一点,我想带着Loki,然后我们四个可以把其余所有人都干翻,等到最终只剩我们的时候,那就是完美的二对二了。”


“既然你如此坦诚。”Bucky先暼了眼自己的未婚夫,才慢慢前移自己的躯体,“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计划中最大的变数,你确定你能控制好Loki?听着,他确实头脑灵活,很有点子,能够带来助力——但是从比赛的最初开始,他放弃Harry,他隐瞒自己的身份,眼下,他又迫不及待地咬出Wanda来自保——这真是他妈歹毒但是又极妙的一招,你确定你可以稳定住这样的Loki Laufeyson,让他完全为我们所用?你有什么魔力Thor,你的鸡巴上有迷幻药?”


Steve止不住轻咳两声来提醒未婚夫,他们还在直播。


Thor却已经毫不在意地大笑起来,甚至需要抬手抹去笑出的眼泪,“当然没有,但是相信我中士,毒蛇的獠牙已经不在了。”


 


“我们得来谈谈票数。”


“真棒,”Tony Stark放下乐高积木翻了翻眼皮,“你终于不读五十度灰了,回忆起我们还在一场‘你死我活’的真人秀里?”


Banner教授只是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场的候选人是谁来着?啊,我们的小Wanda,以及Laufeyson先生。”


“她不再是我们的小Wanda了,”Tony再次翻动眼皮,“孩子们长大了先生,Wanda小姐的这一手非常漂亮,她另我们损失了Natasha,也为她自己除去了劲敌。”


“所以你对她表现的褒奖方式,”Banner点了点头,“会是计划送上一张淘汰票么?”


“这一题可令人难以抉择,因为你瞧,Laufeyson先生的手段不遑多让,如果他还留在大屋里,天知道还会有什么把戏——他原本应该毫无机会的,但是他供出了Wanda,真是漂亮的一招。”


“我在想一件事,”Banner教授的思维和自己的同伴似乎并不在一个空间,他整个缩在沙发,眉头紧蹙,语气迟缓又不确定,“现在的形式是怎样的?Thor肯定会淘汰Wanda,Rogers?我不确定,Peter则肯定是选择Loki,然后是Peggy,Peggy会淘汰谁?”


“当然是Wanda,”Tony将一块积木“咔哒”一声卡到正确的位置。


“这就是我在想的事了。” Banner迷糊地笑了一下,“这似乎是毫无疑问的答案,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了Wanda和我们之前所想的并不一样——这些孩子们,她们都有自己的想法...”


Tony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但终于停下自己的积木,“你的意思是指——”


“我还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老伙计。但我知道我们低估了很多人——你瞧Tony,Thor Odinson一开始就是边缘人,可是到目前为止他甚至没有坐上过淘汰席。James中士和Rogers是比赛初期最大的靶子之一,但是这两位现在躺在房主套房。但是我们的联盟呢,Clint在第一周就被淘汰了,Nata在上周离开,Rogers会把James中士放在所有人之前,Wanda干脆叛出,情形简直糟透了——不过现在,我们突然之间有了一个重新整理局面的机会。Loki原本就不是我们的合作对象,Wanda也不再是盟友,离开任何一人似乎都不成问题,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这就是一个测试风向的良机,来整理所有被忽视过的那些暗局。”Tony Stark接嘴。“我们暂且认为Peggy和Thor都会选择淘汰Wanda,Peter会选择淘汰Loki。”


“Steve也应该更倾向于Loki离开,至少从之前的赛程来看,他和Loki不应该有什么联络。”


“那么票数就应该是二对二,然后我们,”Tony对着同抬了抬眉毛“我们则分票对么?一边一票,票数就会持平,Bucky不得不出来选择淘汰一位。”


“我们的双手不用沾血,而Bucky的态度很大可能也代表了Steve的,并且他也很容易因此成为下一轮的靶子。但最重要的是,如果票数不平,那么就一定是有些人在暗中成立了新结盟。”


“我们得把这些地鼠给抓出来。”Tony长长吐出一口气。


“或者,”Banner教授重新打开了那本五十度灰,“干脆加入他们。”


TBC



【柯TJ】爱之色.黄(一发完 联姻梗 神秘组织联文第二篇)

F局长:

我的这篇来啦,一发入魂完结。政治联姻,粗口慎入,看一对政坛老油子怎么卖了亲儿子。


爱之色.黄




联文详情如下!


一个神秘的组织,在一个月前暗戳戳的成立了!


他们决定一起搞一个盾冬及其衍生CP的联文活动。于是,整整耗时一个月后,他们终于想好了一个主题——【联姻】




以上是五名组织成员合照:


@克拉德美索 


@白小团  爱之痕.灰


@F局长  爱之色.黄


@不肆穹  


@polinavasily 



【盾冬】我的标记对象是我的室友(第十四发·ABO设定)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史蒂夫并不知道巴基是一个Omega,他以为巴基只是厌恶他,直到巴基成了他的Omega。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第四发   第五发   第六发   第七发   第八发   第九发   第十发   第十一发   第十二发   第十三发·事后




本章☞第十四发※自从他们在一起后每一章都被河蟹,心态崩了,今天的史蒂夫也是兔子!!!!!








TBC


您的好友醋王已经上线,可能会持续上线哈哈哈


巴基急得要命,忘了解释洛基和锤哥的关系,提前心疼一下(不是)~


感觉不少人漏了事后的那章(手动黑脸)


跟一个傻乎乎的Alpha谈恋爱真的好气人,但巴基哥哥好苏。


又又又又被河蟹,心态崩了,需要鸡血,亲亲和鼓励!!!


下一章是不是车车取决于鸡血够不够_(:з」∠)_



Mr.奶油小生:

这是一个妮妮妄想搞事情的故事
#不想搞事情的英雄不是超级英雄 第二季 05#

是的猝不及防地我又回来了
顺带捎上了双豹组

P1是神家兄弟教你如何捅肾和被捅肾...但是似乎那个金钱豹并没有听进去
P2P3是一言不合就开车?神盾搞事大厅风气不正的祸根到底是谁??
P4是前局长式不服(提查拉:请不要乱用我的表情包,作为国王我还是要脸的)
P5是我给你满分💯
P6-P10是自制表情包,可以抱走哦,非自制的我就不给了哼

论飙车你们是玩儿不过骨科千年的神的
然而这好像并没有什么可骄傲的

(金钱豹:冬兵你给我过来,我是橘猫不是黄猫!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欧美虐梗集锦~【视频专用】

Chocotinie#:

万磁王下棋,教授空轮椅。
小舰长被困,大副擦玻璃。
基妹穿胸杀,大锤在哭泣。
吧唧掉火车,队长没抓起。
卷福玩跳楼,医生接手机。
妮妮闭眼睛,老贾没实体。
爱侣以船葬,送船送到西。
知己成伴郎,题词贺婚礼。
当日初见时,惺惺自相惜。
怎料得日后,背叛且抛弃。
情人或情敌,关系谁在意。
一别不复见,眼镜为代替。
食客千千万,只为你痴迷。
餐刀沾污血,吃的都像你。
掉下彩虹桥,死在你怀里。
来世不相见,再不做兄弟。
寻你七十年,再见成对立。
忘尽昔日情,挚友变死敌。
奈何我情深,你只是机器。
成败在一举,醒的不是你。
父仇终需报,天命不由己。
有缘与君见,无份在一起。

【evanstan】破茧 番外七(黑帮AU 一个黑道头子调教迷糊小卧底的故事)

F局长:

番外七







哈哈这篇又更新番外了,难不成要变成一篇番外比正文还要长的文?




PS:我希望所有到这里的妹子能收获的只是嗑CP的快乐,而如果大家喜欢我的文,留下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就是最大的支持了。没必要因我的文章和别人置气或者吵架,(* ̄︶ ̄)



【盾冬】Dear Husband(第八发)

盾冬洁癖的咸鱼🌚:

如果说假扮巴基的丈夫需要精湛的演技,那么史蒂夫一定可以成为最佳影帝。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第四发   第五发   第六发   第七发




前情:


“我们……唔,得回去,”力不从心的巴基试着推开头脑不清楚的史蒂夫,后者却得寸进尺地撬开了他的牙关,巴基回应这个吻,因为他并不是很想拒绝这般热情的史蒂夫,又或者是因为史蒂夫火热的唇舌令他的头脑也开始不清楚了。


让巴基回过神的是史蒂夫腹肌之下的火热,他像是被火舌烫伤了,失态地跳起来,“史蒂夫——”


“对不起,巴基。”已经无法完全睁开眼的史蒂夫真心实意地道歉,“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吻你。”


“你这样我们无法行动,史蒂夫。”巴基有些哭笑不得,“尽管……我也想要吻你。”


“不,对不起,我可以跟上。这次你在前面可以吗?”


可以,先把你的手从我的屁股上移开。


“我、有点头晕,但是我会跟上你。”


是的亲爱的,我相信你在不揉捏我屁股的情况下也能跟上我。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先把你的手从我的裤子里拿出去,我的爱。


他们跌跌撞撞来到墙角,史蒂夫将他推进暗处亲吻,那双不安分的手和那根精神抖擞的老二和他的主人一样诚实。 


……


巴基果断关掉了所有通讯设备,十分清楚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出于早就该被抛弃的羞耻心,他希望他们此刻在随便一个房间,而不是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的外墙角。


也许他们不会衣冠楚楚地离开这个鬼地方,那么他希望娜塔莎他们可以顺利完成任务,那对娜塔莎而言易如反掌不是吗?他希望旺达可以控制好自己的能力,不要轻易出手,同时帮助克林特他们……唔,该死,他为什么要思考史蒂夫应该思考的问题?一定是因为他的丈夫此刻正锲而不舍地用嘴渡来源源不断的傻气还有……


他解开史蒂夫的皮带,同时让自己的舌尖一路而下,当他舔过那片令人嫉妒的腹肌,史蒂夫猛地往后缩了缩,但巴基知道史蒂夫想要这个。


在含住史蒂夫之前,巴基忽然想起娜塔莎说过的话——“愿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 




第八发【因为开了野◆战◆车所以必须走的链·接】








TBC


忍不住加上这张配图……哈哈哈





上一次更新是去年12月,为我的坑品鼓掌~


想要这章的评论~(害羞的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