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天壤之别(中)

吐司吐司吐司酱: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很奇妙,等了十年兜兜转转都找不到的人,现在却到哪都能遇上,Curtis本做好了再一次天各一方的准备,但是架不住上帝总喜欢随心所欲着来。


这次是在医院旁边的咖啡馆。


“我要两倍糖浆和奶油。”


“你上辈子一定是蚂蚁。”Jack捧着自己的黑咖啡靠在候餐区的桌子边上,James又在传播他的医生不摄取足够的糖分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等等等大道理。


“说真的你这个习惯太老头子了,你才30岁啊Jacky~”James吸了一口Jack的黑咖啡,苦得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James一如既往地正等着洁癖癌晚期的Jack反击,结果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做出点回应,Jack像个傻子似的盯着收银台的方向,“嘿,看见美女了吗?哦不对你喜欢帅哥。”


收银台那站着个穿着咖啡色夹克衫的高大男人正在买单,侧脸看去很帅气,留着胡子,James可是个聪明人,他见过Jack手机里十几岁的Curtis的照片。


“他等会一定得走过来,他得拿咖啡,这样就能遇上你啦。”


“我得回去我下午还有手术。”


Jack几乎是准备落荒而逃的架势,但James可没想让他如愿,“现在才十一点,你的手术是两点,我想认识这位先生。”


“你自己去认识不要拉着我!”


“哦我们高贵的Benjamin公子这可不是你的作风。”James拽着Jack不肯放手,一直到胡子先生拿着钱包走过来,并且发现了他们,“哦他看见你了,他眼睛可真好看,哇他看着你的时候好温柔啊!”


Jack现在很想用黑咖啡把James苦到说不出话来,“再响一点他就能听见了!”


Curtis的眼神的确很温柔,因为躲在James身后碎碎念的Jack十分可爱,他没想到会在这遇上Jack,他忘了这是医院附近,“Jack,来休息吗?”


“手上有伤别喝咖啡……”Jack小声地嘀咕,在James身后低着头看脚尖。


“什么?”


“他说你今天很帅。”James被Jack踩了一脚之后也没改口,“James Barnes,我是Jack的同事,很高兴认识你。”


“Curtis Everett,我有朋友住院了来看看。”


Jack轻轻地咬住下唇,不是来找他的啊?“正好去门诊换个纱布。”Jack还惦记着Curtis被水泥板擦伤的手背。


“正好,Jacky两点之前没什么事!”James嗖的一下把Jack推到Curtis面前,“现成的外科医生,连挂号时间都省了,Jacky,我先走啦!”


“什……什么?James!”


James带着他那加了两倍糖浆和奶油的咖啡笑眯眯地走掉,留下Jack和Curtis尴尬地大眼瞪小眼,这是个尴尬的状况,Jack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先开口还是挪挪脚转身回医院。


然而Curtis先替他做了选择。


“我得去看我朋友了,医院有探病时间规定不是吗?小姐能帮我把顶上的奶油去掉吗?”


Jack将此默认为Curtis觉得他们之间并不需要独处机会的表现,他哪会厚着脸皮继续跟Curtis走一路,他现在只想去脑外科把James的裸照分享给每一个他撩过的护士看,包括男护士。


“这么快?我以为你们会一边换药一边调情!”


“我现在只想把你扔出去。”Jack愤愤地把James的裸照设置成了和他聊天时的背景,脑袋里全是Curtis面对自己时那张淡漠的脸,连对着James都会笑一下,跟自己说话有这么煎熬吗?


他朋友到底是谁啊!买饮料不加奶油和咖啡因这么体贴!


 


 


“内科又不远。”James无情地慢悠悠地揭穿了Jack,“想去就去咯,那边的护士都是你粉丝。”


Jack正直地坐在电脑前面看下午要手术的病人资料,目不斜视……直到James多事地拉着他往外走,“走我们去内科查房。”


James是个重色轻友的人,Jack看着某个把自己拉来却被某金发大胸男吸引走的医生如是想,原来这就是那个妨碍James做英雄的傻大个。


“我很抱歉,我该跟你说声对不起。”


“那不碍事,我早就好了,你是这里的医生吗?”


“不,我是脑外科的医生,你来这看家人还是朋友?”


“来看朋友。”


Jack往Steve正对着的病房里面看了一眼,坐在病床边上的就是Curtis,原来他们认识,世界真小……


Curtis正和病人聊着天,还没发现外面的情况。


“早跟你说了别让自己忽胖忽瘦的,现在胃出问题了吧。”


被确诊为急性胃出血的病人似乎还患上了感冒,说话声音软软糯糯鼻音也很重,可怜巴巴的,“我也想天生跟你和Steve似的那么壮实。”


“那不适合你Seb,小甜饼不适合大身材。”


“我默认你是在歧视我。”


“哦他是那个明星!我喜欢看他的片子!”完全忘记来意的James在认出了病人到底是谁之后很兴奋地拉着他刚刚要开始撩的金发帅哥问,“他是你的朋友?上帝啊你有个这么棒的朋友!”


Steve一看就是那种正直温柔善良且阳光的好男人,而且很明显他对开朗健谈的Barnes医生也很有好感,Jack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是最多余的那个……他确定Curtis回头的时候看见了他。


那个演员也看见了他。


Curtis还是没忍住走了出来,他想见见Jack,他刚才有点冷漠,他想为此赔礼道歉却找不到更好的借口 。然而Curtis承认现在他有些刻意,这样的刻意足够让本就心思敏感的Jack误会了,“等他好了可以给们签个名合照之类的。”接着他又对Steve说道,“他要休息了,我们走吧。”


James得为这样的僵局做点什么。


 “你晚上有空吗,医生。”比起那边两个装哑巴的人,Steve和James的相处简直一帆风顺,“我得请你吃个饭,为我砸了你的额头。”


“当然,我律所就在附近,我晚上可以来接你。”


James没有忘记Jack,他和Steve都不约而同地想要给他们制造点机会,哪怕没法从单独相处开始,起码找个浪漫点的地方,“Jacky一起去吗?和你的朋友一起?”


“不……”


“不……”


两人的默契让James不禁感叹再也没有这么相配的人了,连说起谎来都这么默契。


“我答应Seb给他去整理点衣物带来,晚上大概就陪他吃饭了。”Curtis的余光刚好能看见站在离电梯口最近的Jack,他的脚不情不愿地被束缚在原地,Curtis知道Jack不喜欢这里,他不喜欢这样的相处,这让他很尴尬。


“你陪Seb?他不是……”


“我晚上值夜班,你们去吧。”


James不解地眨眨眼,Curtis和里面那位有什么吗?上帝啊如果是真的那他一定会站在Jack这边然后毫不留情地抛弃偶像。


……


“Curtis和Seb?”Steve手里的酒杯差点被他扔了出去,“不不不,他们什么都没有,Seb有男朋友。”


James眯起眼睛,他就知道里面有问题,“真是恶俗的发展,他想让Jack以为他已经有伴了!不行!这人真可恶!”


“Jack也喜欢Curtis?我以为只是你想撮合他们。”


James往天上翻了个白眼,好吧Steve,看在你那么帅气胸还很大的份上,我原谅你的迟钝了,“看在上帝的份上Rogers律师,我并没有兼职当红娘的乐趣,你看不出来Jack当时很不高兴吗?”


“看得出来,我以为他不喜欢你撮合他俩……”Steve话说到一半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是个傻子。”


James笑嘻嘻地眨眨眼睛点头,“没错Rogers先生,你真是个傻子。”


而你很可爱,正直的律师在心中评价道。


“所以他们的确是互相喜欢的?究竟在逃避些什么?”


之后两人对他们和Jack还有Curtis的私下谈话进行了信息交换,得出的结论都非常一致。


都将彼此的品行人格捧上了天顺便把自己踩到地底下然后脑补他们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于是得出对方不会喜欢自己的结论,这是什么金酸梅最烂爱情喜剧片么?


“他们是傻子吗?”


“谁说不是呢,但也挺聪明啊,一个知道用什么办法让对方误会,一个居然还真的靠那点信息误会了……”James完全忽略了自己也误会的事情,而且,Jack今晚根本不用值班。


正在心里吐槽好友的两人完全没有他们有谁配不上谁之类的问题存在,当局者迷吗?都什么年代了,连性别都不再是爱情的绊脚石了居然还在意出身家世?


他们都决定不能让两个有情人继续当爱情里的傻瓜。


起码得让他们知道他们是两情相悦。


……


我一定在写什么恶俗的爱情喜剧片………………

评论

热度(52)

  1. 撒尿柔丸吐司吐司吐司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