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天壤之别(三)

吐司吐司吐司酱:

事情并不像James设想的那样简单,毕竟Jack也不像他那样开朗,遇上和Curtis Everett相关的事情会连自信都丢掉。


Jack知道自己也许自作多情了十几年,瞧,人家早就有了男朋友,还贴心地为他去掉了饮料里的奶油和咖啡因,你在自作多情些什么?或许人家只是顾念着那点小时候的情谊才没给你这个大法官的儿子脸色看。


倒霉的是现在哪哪都能碰上Curtis,Jack懊恼地下意识踹了下脚边的石头凳子。


真疼……


“你真像小时候。”生闷气就会悄悄地踹东西。


刚刚结束手术,Jack实在不想站着跟任何人讲话,所以他难得不顾形象地一屁股坐在了医院花园旁边的石凳子上。


然后又是尴尬的静默。


虽说他们都不是爱说话的性格,但从前只要待在一起就能有聊不完的话题也从不会觉得尴尬,岁月改变了很多东西。


“Stan先生的主治医生说他没有大问题,休息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啊,嗯,我知道,谢谢。”Curtis手里还攥着从Sebastian家里拿来的行李,这点他的确没说谎,只是故意说得比较暧昧。


“你和他……我是说你和Stan先生……”就像有鱼刺卡在Jack的喉咙口,感觉尖锐到几乎要窒息,“你和他,认识很久了吗?”


Curtis淡然一笑,“我和他哥哥是大学校友,他父亲帮我申请到了足够念完大学的奖学金。”


“你去念大学了。”


Jack说这话的语气并不是惊讶而是欣喜,Curtis从前总是想更早一些赚钱,那时候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会为了几千美金而忙碌奔波所以没有那个闲工夫上大学,而Jack一直坚持让他努力去申请大学。


“对。”我答应过你的。


后半句Curtis没有说出口,他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告诉Jack自己有多想念他,困惑孤单的大学生涯都是靠着有Jack的回忆支撑过来的,这些Jack都不需要知道。


“我得去陪他了,早上已经在喊一个人待在病房里很无聊了。”


Jack的眼光随着Curtis起身,他得清楚这事了,他拥有不了Curtis的陪伴,以后也不会,“我再……我再坐会……赶紧去吧他等着你呢。”


爱情会让人变成傻瓜不是吗?


问问那个明明听出了Jack声音里的难过也不回头的傻瓜就知道了。


可这世上哪来这么多天壤之别。


……


但这世上却有很多刚巧没赶上。


其实这事十分简单,只需要James带着Steve去跟Jack说声,嘿你的Curtis没有男朋友,他爱你爱到不能自已,他假装有男友还老躲着你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然而刚巧James被美色所迷惑决定明天再操心好友的终身大事,刚巧Jack那晚心情不好关了手机便蒙头大睡,刚巧他中午到医院的时候遇上了急诊,刚巧他们一忙就忙到了晚上都没顾上见面。


刚巧从急诊室到外科办公室可以走内科通道。


Jack觉得自己还挺好心,住在内科病房的那个怎么说也算是个情敌,连续做了一整天急诊手术之后居然还记得跑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Jack可能希望自己没来吧。


“我戏一拍完就赶来了,我需要奖励。”


“Evans先生,我是个病人,并没有奖励。”


“我自己讨奖励也行啊。”


“我得让Curtis揍你,和Steve一起揍你!”


“哦你那两个兄弟……真像两段噩梦。”


“注意你的措辞,不准这样形容我朋友。说起来,Curtis最近怪怪的,老往我这跑,问他干嘛他又不说,上一个让他这么勤快来回的地方叫工地。”


“宝贝儿你比工地好上几万倍呢。”


两人很亲昵,靠在一起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小情话,看得出来他们是恋人,是同时认识Curtis的恋人。


Jack到底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被骗了,Curtis从未跟任何人在一起,Curtis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如果讨厌我的话,能不能至少让我知道?


这样我遇见你的时候就会自觉地走开。


这样你也不用自导自演这样的戏码。


请不要让我看上去像个自作多情的傻子。


 


“你果然在这,要下班了吗?我约了Steve吃饭一起去吧。”James心情很好,他让Steve约了Curtis,等到了那边让Steve把事情全都告诉Jack然后自己就立马拉着Steve开溜。


完美的计划。


Jack没听清James到底说了什么,他现在没法思考,满脑子空白,或许需要James帮他开一刀,帮他把脑子里关于Curtis的所有字眼拿掉。


 


Jack其实有把James的滔滔不绝给听进去,这些事他知道了,他已经知道了,不需要再给他重复一次。这样会让他显得更加可悲,不用再跟他说一次了。


“Seb很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Curtis只是……”


“我知道,我想先走了。”


Jack打断了Steve的话,他听得够多了,也知道的够多了,不需要再听下去了,“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Jack!”James拉住已经要起身走的Jack,他没明白是哪里不对,他以为Jack会很高兴?起码不应该是现在这种失魂落魄的状态,“你怎么了?”


“抱歉,我想走了,我想回家去。”


Jack挣开James的手转身撞上了晚到的Curtis,是的,上帝莫名其妙地让他们变得极其有缘,这让Jack怒火中烧,他在Curtis眼里是不是更像一个爱而不得的可怜虫?


“Jack?”Curtis猜到Steve把他叫来的最终目的一定是让他和Jack见面,他本应该避开,可他想见Jack,哪怕一句话都不说,看看也好,“抱歉,公司有事情耽搁了,现在要走了么?”


Jack强忍着怒意抬起头,他知道现在自己一定是红了眼眶,每个人都会看出来他现在羞愤到想哭,但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呢?没人会在乎,就算他现在坐到地上嚎啕大哭都不会有人在乎,“是的,Everett先生,我要走了,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所以你再也不用故意上演我有男友你不要对我心存幻想的戏码了!”


知道Jack拉动餐厅大门碰响了上面的铃铛Curtis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告诉他的?”Curtis问Steve。


“我说是说了,可他好像不是因为这个……Curtis!”


 


Curtis追到了门外,Jack没有走多远,他在医院里忙了一整天,现在心情又极为糟糕,往外走的脚步都是踉踉跄跄的不稳,从未尝过失态滋味的他现在觉得自己比喝得酩酊大醉躺在大街上还要狼狈。


他倒是真想喝个烂醉。


“去你妈的Everett。”


“你什么时候学会骂人的?”


Curtis快走几步拉住Jack免得他东倒西歪地被路边的人撞倒,Jack没学过怎么骂人,就算自己教他都没学会。


“Jack,好好走路。”


这语气真熟悉,Jack不禁自嘲一般得笑了起来,小时候自己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又或者举止不像个众人期待的小公子了,Curtis都会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简直比他还要在乎自己的仪态。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Jack挺爱哭的,但他不喜欢掉眼泪,以前还有Curtis心疼他的眼泪,后来没有了,谁都没有了……“只是十年而已,为什么会这样?”


Curtis怔住了,他受不了Jack的眼泪,从眼眶里掉出来的时候就像一把把小刀在自己的心上划,他应该是那个最不想Jack受委屈的人,为什么眼泪却是因为他流的?


“我很抱歉,是我的错……”


“不……”Jack深吸一口气抬起头,他抬起手制止Curtis再靠近他,不用再接近了……可以结束了,反正是自己一厢情愿,这样结束就好了,“不是你的错,这样就好了,别把这个当回事。”


“Jack……”


“求你,离我远一点,越远越好。”


Jack跌跌撞撞地上了一辆出租车,Curtis想要拉住他的手一直停在半空中,理智告诉他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了,重逢本来就只是上帝给他的一次小小奖励,他不能当成是永久性的关怀。但冲动的那一部分告诉Curtis,他应该追上去拉住Jack,擦干他的眼泪,告诉他自己爱他,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从13岁开始就爱上Jack了。


理智这个东西为什么总是在最不该的时刻战胜冲动呢?


Curtis蹲在路边抽完了一整包烟都没想通这个问题,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额,是他亲自掐断这段故事的。


尽管他现在已经知道Jack或许对自己也抱有相同的喜爱。


不过,来不及了不是吗?


……


我真的很适合写恶俗爱情剧啊……

评论

热度(44)

  1. 撒尿柔丸吐司吐司吐司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