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十八)

三禾君: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




Loki找了律师。


离平安夜还有两天,至少在表面上,Thor和他没有再提起那场吵架。他们和好了,那天晚上Thor在槲寄生下吻了他整整十分钟,回房间之后,Loki把他当初签的那份协议找了出来。


事实再一次证明,不要在自己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签任何要负法律责任的名字。


Loki找了一个法律系的师兄帮他看那些条款,这就花了他好几天。他没办法中止它们,天价的违约金大概需要他挣一个世纪,还不能算上通货膨胀。


这让他别无选择。


“你觉得怎么样?”


传统服装被Loki嘲笑了之后,Thor临时决定今年依旧以军礼服出席圣诞舞会,Loki还没有勋章和军衔,好在他穿燕尾服也很得体。


“整个Asgard的少女都会哭着咒骂我。”Loki握着酒杯回答。


他们有整个下午的时间试衣服,Thor确实帅的过分,他的脸可以直接入选每年的全球五十大美人,造型师为他设计了新的发辫,Loki被剪掉了一缕头发,Thor把它接在自己的耳后辫进了发辫中,那一条黑色在耀眼灿烂的金发中醒目无比。


Volstagg这时通报,“打扰一下,Fandral来了。”


哦,风尘仆仆的Fandral.


Volstagg的话音刚落,Fandral就出现在走廊的那一端,金发的贵族步履生风,大踏步的走近奢华走廊尽头的房间,他还在走路的过程中脱机车手套,Loki猜想他也许是换了新的座驾。


“那件事情我很抱歉,Loki.”


他终于回来了,先对Loki道了歉,原本倚在沙发里的Loki站起身。


“你是该更谨慎一点。”在Loki回答前,Thor走过去拥抱了自己的好友,“如果以后有人拿Loki做文章,我就把你直接扔给记者。对了,小心Sif,她买了个贴着你名字的诅咒娃娃。”


“我真的没想到你们会假戏真做。”


他用一个浮夸的姿势扶住额头,“Thanos确实很虚伪,但他出手足够大方,他主动找我,问我可不可以引荐未来的亲王。我还以为他会愿望落空,所以才答应了他。”


Thor身上挂着的那些勋章因为刚才的拥抱全都歪了。


“这不是恭维,不过,你们非常配。”他看看穿着军礼服的Thor,又看看一身黑色燕尾服的Loki,“我早该想到的,Loki完全是你的菜。”


“我原谅你。”Loki给他倒了杯酒,并碰了碰杯。


在他放下手头上的一切从地球另一端赶来的同时,Sif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Thor提前一天的返回歪打正着,让Loki没来得及见上Thanos一面。其他的部分就很好办了。


不过Sif确实气呼呼的去买了个诅咒娃娃。


这件事中真正没有解决的,是Thor所展现出的态度。




晚饭Loki吃的心不在焉,但是Thor和Fandral聊的不错,完全没有意识到Loki的敷衍。


当Fandral离开,Loki终于找到了机会对Thor说出几天来他一直想说的话,“我想终止合约。”


黑发的青年能从那双蔚蓝的眼睛里读到一些不高兴。


Thor刚洗完澡,穿着灰色的居家服,他靠着Loki坐下,大手不老实的搂过自己的未婚夫,他们吻了一会儿,金发湿漉漉的贴到对面人的脸上,Loki没有把它们拨走,而是一双透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你要和我分手?在圣诞舞会前?”


“并不是分手,我可付不起甩掉你的违约金。”


王储停下了在Loki的小腹上点火的手指。


“Loki?”


“我只是想把钱全部还给你,也许要用一点时间,因为我花掉了一部分。”


Thor的怀抱很温暖,不过Loki已经准备好了。


他想了几天,鼓起勇气直面他自己的困境。从Jothuheim回来之后,他一次也没检查过账户余额。曾经有段时间,定时汇入的钱让他感到安全和满足,但是现在,它们只会让他感到刺目,就好像夜里猛然按开手机屏幕,亮度居然被调在了最高造成的那种实质的痛楚。


“为什么要还?那就是你的钱。”


“它让我低你一等。”天知道Loki有多喜欢钱,他可以为钱欺骗全世界,毫无愧疚的玩弄别人,但他做不到一直欺骗自己的心。只要他还在收那些钱,即使分文未动,Thor也会在潜意识中,认为他是自己买来的宠物。


这让他无法忍受。


“还是前几天的问题?我以为我们解决了?”Thor看起来即困扰又生气,“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把它们全部捐掉。”


“我可做不出这么慷慨的事。”只有在贫穷这件事上Loki一如既往的诚实,“我也没有资格用别人的钱去假装慈善家。”


“别拿那种好像自己欠了我但其实是我欠了你的口吻说话。”


“我没有。”Loki坐在沙发里,往远离Thor的位置挪了几厘米,他们其实在谈很严肃的话题,“我只是想和你平等,所以现在我在此请求你把你的钱收回去。”


Thor低吼了一声,“你当然是平等的,不然你觉得自己是什么?茶花女吗?”


“你的附庸和下属,你的、Sif的还有其他隐藏在幕后的人的提线木偶,忠心耿耿为你服务。我想和你平起平坐,我们之间有问题不是吗?”Loki背诵好的每一个词都在扎他自己脆弱的心,“一个人慷慨一个人小心谨慎,还是你一直以来都这么对自己的恋爱对象?”


Thor是他的反面,Loki从来都知道。他光明灿烂、自体发光,被所有人爱着又可以轻而易举的去爱任何人,他从未经历过一无所有的不幸,没有品尝过明明触碰过却从指间溜走的滋味,他的爱来的那么没有道理,甜蜜的让人心慌又忍不住沦陷,而Loki在遇到他之前,甚至没中过超市最低奖品的抽纸。


他自己只是一个不了解被流星砸中要如何收场的普通人。


“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毛巾还搭在Thor的头上,本来应该是Loki来帮他擦干的,“你让我抓狂,Loki,不管我做什么,你都好像很满意,你不说真话、不表达情绪,我只能去猜,现在你倒怪起我来了?”


Loki的本意不是来吵架的。


“我没有和你吵架的资格。”Loki指给他看他们真正的分歧,“是你付钱让我闭嘴的,我和这座宫殿里除了国王与王后外的那些人没有区别,你的生命中从来不存在哪怕一分钟的不高高在上的时刻,如果你想,地球会从公转改成围绕你。”


Thor抬起了下巴,“你和那些家伙没有什么不同。”


Loki眯起眼睛,“谁?”


“之前那些。”Thor危险的笑出来,带着些蛮不讲理的凌厉,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Loki感到鼓膜发胀,刺痛从耳垂背后凹陷的位置蔓延,就好像有人在那里浇上了热油,打从心眼里冒出的恐惧让他有些失去平衡。


“一开始表现的把我当成普通人,装模作样,就好像自己真的与众不同。”Thor一拳捶在了扶手上,“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开始要毫无芥蒂的接受我、我的头衔、我的钱,然后在某天,又认为我阻碍了自己的生活,和我要自由要尊重要平等博爱,狗屎,我在你们眼中是什么?《权利法案》还是《自由宣言》?”



评论

热度(1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