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二十五)

三禾君: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



二十五




Loki在圣诞节的早晨离开金宫,他甚至没去看自己的圣诞礼物。


之前公寓并没有退租,东西也还在他们匆匆离开时的位置,甚至那天被Sif“抓奸”前,他随手翻出长裤的衣柜也还打开着。茶几上落满了灰尘,床单脏得让人不能直视,水槽里也许还有没刷的碟子,但这至少是他的房子,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


他可是货真价实地拒绝了一位未来的国王。




“我们要去哪?”


新年前夜Sif通知他Volstagg会来接他,他们的合约还没有到期,每周固定的“秀恩爱”日程仍需安排。接到电话时Loki正在把蛋糕从烤箱中取出来,趁热叠到一起,这是Verden Beste,一种招待客人的传统点心,两层外酥里松的蛋糕片夹着大坨的新鲜忌廉,再撒上白色杏仁片。





为了不浪费,他把没来得及放进冰箱降温的Verden Beste打包了。


“机场,然后去Vanaheim,王后决定今年在她长大的城堡过新年。好香啊。”坐在前排的Volstagg不愧“吃货”之名,在Loki上车后迅速捕捉到了香味。


“我做了Verden Beste,要尝尝吗?”


Volstagg立刻吞了口口水。


没有人不爱Verden Beste,生活在Asgard的人们固执地认为它是全世界最美味的蛋糕,Loki倒是没有这么自大,不过他在十几岁的时候的确靠义卖自己做的Verden Beste挣过不少钱。


“但是我腾不开手……”握着方向盘的保镖喉结滚动,“你可以给我留一块吗?”


Loki倒是有个更好的主意,“也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换,我来开车,这样整块都是你的了。”







整个Asgard人人敬爱的Frigga出生在Vanaheim南部一个靠海的庄园,它拥有一段绵延四英里的白色海岸线,陡峭的白崖矗立在浅滩之上,那是从白垩纪起沉积的海洋微生物的尸骸,如果说整个Asgard的考古发现均属于国王陛下,那么白崖就是王后的私人藏品,这段海岸线随处可见史前动植物留下的化石,其中甚至还有恐龙的脚印。


“看!”吃掉了Loki整块Verden Beste的Volstagg特地让直升机绕了个圈,指给他看那段闪闪发光的陆与海的分界线,“天气好的时候这里会更美,海的颜色特别浅也特别蓝,就像……就像是Thor的眼睛!”


Loki把目光从海岸移到了更远的地方,停机坪上有个黑色的人影,不一会他就在靠近中认出了这个人,是Sif。


“嘿!”他在螺旋桨掀起的恼人大风中走上草坪,同好几天不见的王室顾问打招呼,“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Sif努力按住自己的头发不让它们随风起舞,“新发型很好看,最近怎么样?”


她不说Loki都忘了自己已经把长发剪短,平安夜之后他还没公开亮相过,这个新造型自然还没引起任何讨论,“如果不算那些照片的话,还不错。我给你带了Verden Beste,但是Volstagg全都吃了。”


在他蜗居的这几天,网上曝光了一组Laufey的高清照片,当平安夜Loki和王室其乐融融时,这位失意的老父亲穿着破烂的工装裤,顶着满脸的胡渣提着一纸袋酒瓶走在Jothuheim街头。


Laufey自从上次感恩节后就离开了大众的视线,他的新地址连Loki都不知道,想也知道是谁雇狗仔拍了他。


对高热量不感兴趣的Sif成人之美的谦让了她的那份蛋糕,“好了,我不介意。不过说起那些照片……”


“喂!”没等Sif对他们的分手进程进一步说明,保镖的澄清就打断了她,他可不要被女士认为抢夺食物,“你可没说要留给Sif。”


Loki耸了耸肩,他本来就只是单纯的想给他们添一些乱,“另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一直没有考驾照。但是刚才Volstagg看起来太饿了,我只好暂时接过方向盘。如果有人拍到Volstagg坐在我的副驾驶满脸奶油的照片,大概就只能让王室稍微破费了。”


这下另外两个人的脸一起黑了。




几天不见,他的未婚夫正在打马球。


Thor戴着帽檐宽大的头盔,一手提着缰绳,一手挥舞着笔挺的球杆,鹰一般的眼神追随着在马蹄和草皮间弹跳的马球。如果早几个世纪,他大概能成为一代开疆拓土的霸主,但是在现代社会,他只能把这些多余的精力发泄在各种运动中。


Fandral也在场上。Sif说这是一场以王后亲族为主的家庭聚会,也许Fandral正是Vanaheim的贵族,他的金色头发说明了这一点。


“Thor!”就在Loki到场不久,Fandral看准时机将球传给了王储,皮革的小球在一臂多长的球杆上掂了几下,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穿过两杆木杆标注的门线。


所有人都在为Thor欢呼。


“真是被他们宠坏了。”没有加入欢呼的Loki意外的听到旁边响起一位女士的声音,起初他以为只是不小心听到了别人的谈话,但很快他就发现声音的主人正在同他讲话。


“你该好好管管他。”


是那位同时是Thor表姐和侄女的Hela女士。


Loki后知后觉地抽出手掌随便的拍了几下。


“王储可是位聪明人。”这倒是Loki的真心话。


“得了吧,”同样对欢呼不感兴趣的Hela几乎是打了个哈欠,“他还在用尿布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每个人都顺着他由着他,你算是唯一我觉得还挺有趣的部分,别太照顾他的自大,不然你就和其他人没区别了。”


Thor在欢呼声中走向场边,另一个人接替了他的位置,仆从接过他的球杆和头盔。


就算是现在的Loki,也不得不承认他帅得没有天理。他咬着一根素色的皮筋,两只手随意的箍起被剧烈运动汗湿的长发,有几个贵族的少女凑过去和他聊天,他咧嘴笑着,皮筋卡在了门牙之间。


“我当然记得你,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对吗?你爬到树上还不肯下来,连Heimdall都拿你没办法,但是我站到树下,你就跳下来了。”


Loki在Hela的注视下不得不朝Thor走去,他竖着耳朵,听见褐发的少女略带狡黠的声音,“那就是我,为了让你记住我,我还得告诉你我的另一个身份,我的曾奶奶是你的曾爷爷的情人。”


“Loki。”


Thor总算发现了他。


“没人和我通报你来了。”Thor的脸色转阴了一秒又迅速的放晴,几位年轻的女士在听到Loki名字的同时转过了脸,错过了这个精彩的瞬间。


“新年快乐,女士们。”他朝她们招手,这个不得不来的聚会总算给他添了点乐子——他在那几张脸上听到了公主梦破碎的声音。


为了让效果变得更有趣,他迫不及待地穿过拦在他和Thor之间的女孩挽住未婚夫的腰,“想我没?”


Thor面色如常的抱住了他,“每天。”


天哪,真该有人为王储颁一座奥斯卡。


尚未解除职位就要面对野心家的争夺,Loki可不会让Thor过得那么惬意。宣誓主权的行为让他的心底有些莫名的恶毒和开心,然而褐发姑娘仍不死心地提起Loki没有听到的前面的话题,“Loki已经来了,那我们约好今晚……”


“不管你们约了什么,”Loki攀住Thor的肩膀打断她的邀约,“今晚他都属于我。”




————————————




觉得自己变成了玩梗博主

评论

热度(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