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柔丸

盾冬 384

【锤基AU】谁™是你男朋友(二十九)

三禾君: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迟了一点




————————————




二十九




“现在好些了吗?”


他们停下来吻了五分钟,同行的另两人大概要怀疑弄丢了他们。


Thor依旧是个接吻的高手,他总是先会捏住Loki的后颈,让人无处可逃,接着用牙齿咬住对方的下唇细细品尝,过一会儿再探进口腔里,不容置疑地巡视自己的领地。Loki被他霸道地钳制在驾驶座里,亲得晕头转向,根本腾不出手去推开自己的白马王子。


Loki不知道,他该拿Thor怎么办?王储总是带着那副讨人厌的自说自话的亲切,让人连怒骂都找不到着力点。


何况他刚刚救了他们两个的命。


你就是个该死的接吻饥渴症患者,你活该尊严扫地——Loki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呜咽,第一万次的鄙视了自己,下一次,下一次当Thor出手的时候,他一定会表现的更无情一点。


终于Thor移开了困住Loki的鼓鼓囊囊的手臂,退出一点空间,挂着他一贯的让整个世界阳光灿烂的笑容看着Loki的眼睛,“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不。


Loki突然害怕了。


那条一闪而过的缝隙消失了,但Loki还能察觉到它。


Thor有过很多种面目,客气的Thor、顽劣的Thor、完美的王储或者任性妄为的混蛋,但是刚才那个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的吻了他的人,就只是Thor,就只是……他曾经真正想认识的Thor。


他能感觉到Thor在期待什么,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施加一个微小的力,那个Thor就会从重重帷幕后现身。


可这个Thor和现在的他不该有任何关系。


Loki很混乱。


他们分手了,在平安夜的时候,在灯火辉煌的梦境之厅,在Asgard所有排的上名号的贵族面前,Thor和他慎重地说了再见。


分手的计划已经启动,他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离开,如果此刻回应了这个请求,也许就会再一次栽进名为Thor的陷阱里。


Thor不是普通的丈夫,他是化了妆的蓝胡子,他说那里有一扇千万不可以打开的门,又把钥匙给了Loki。


Loki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真的拿到了那把钥匙。


这很危险,Thor永远在出乎他的意料,Loki已经想清楚不会再质问Thor任何事情,不会再抱有任何希望,他会拿出专业的精神去应付这份工作,而不是感情。


但眼下就只是两只鸟飞过,就让他再一次想回到那段时光里。


他还记得Thor要他摆正自己的位置。


那么多的心理建设,差点被轻而易举地摧毁,这让Loki更加心惊胆战,他绝对、绝对不能听到Thor想和他说什么。


至少不是现在,那也许会让他直接放弃自己。


“你下次吻我之前可以先告诉我,”为了维护那最后一点点自尊,他忽视了Thor想要开口的表情,重新发动了汽车,“那样我好配合你。”


Thor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随着Loki错开的视线黯了下去了,“可以。”他说,然后收回了贴在Loki后背的手心。




之后他们在渡鸦饲养地待了半个小时就回了城堡,Loki变得非常理解Fandral为什么不喜欢它们。


就只是,很无聊。


那是一座完全现代化的设施,他在动物园里见过这种圈养鸟类的金属网笼,只不过王后的私人鸟笼更加巨大和精致。


它看起来足足有两万平方英尺,最高的那根支撑杆大概有三层楼那么高,延伸出的光秃秃的枝桠正是鸟类们落足的好地方。在这片圈养的草地的中间,人为开凿出一片活水和沙地,应该是渡鸦喜爱的自然环境。


Loki认真地观察着所有的细节,好把Thor方才那个眼神从脑海中驱散出去。


渡鸦饲养官是一个专门的职位,穿着毛毡制服的官员为他们进行了表演,渡鸦们已经失去了通讯的作用,至于那些叼走闪闪发光之物的小把戏,只有Freya表现出了兴趣。


唯一让Loki觉得震惊的是饲养官向他展示了属于他的那两只渡鸦,它们在送来前居然刻上了他的家族纹章犄角头盔,与战锤一起分别位于鸟喙的两侧。


训练有素的黑色鸟类用闪烁着智慧的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几位陌生人,Loki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特写。


大概看过几百次渡鸦表演的Thor同样兴趣乏乏,他摆弄了一会儿手机,然后隔着金属网拍了好几张空荡荡的天空。


Loki假装自己没有注意他。




回程的路上换成了Thor开车,Fandral和Freya没和他们一起回来。


“我拍了几张照片,”Thor回到水晶宫后告诉Loki,“在渡鸦那里。”


我看见了,Loki心说。


“你可以把它们发出来,我一会传给你。”


笼子和天空,Loki知道他拍了什么,这是个很好的寓意,Loki突然觉得他的未婚夫一直在为他考虑。


“你想我发出来吗?”Loki忍不住问。


“你会发出来吗?”Thor反问,没有人回答让对话陷入了僵局。


过了一会儿Thor开启了另一个话题。


“父王明天中午会和我们一起吃午餐。”


他们正在上楼梯,窗外有几个年轻人在打网球,Loki明白,这应该就是某种警告了。


他至今为止没有真正和国王说过一句话,Loki的意思是那种发自双方内心意愿的谈话,而不是背出准备好的对白。


“我需要准备什么?”


他有些焦躁,因为Thor看起来已经把树林里发生的那一段抛诸脑后了,他甚至都没等超过一小时。


在婚约确立的最初,Loki曾无比的希望能够逃过这件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段时间里他又暗自祈祷能为Thor而战——他知道Odin讨厌他,他们的国王选择无视他,显然因为他对王室而言不是合格的伴侣,关于这一点每一个Asgard人都能列出差不多三十条理由来论证它。


结果当这一刻终于来临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站在国王的对立面。


好消息是至少Odin即将得偿所愿,而在这段诡异事故里,Loki确信自己得到了很多钱。


可他害怕自己不只想要钱而已。


“不。”


Thor已经恢复了他擅长的状态,在参观渡鸦的时候他好像给Loki摆过几个脸色,但现在他再次成为那个贴心的伙伴。


“这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就像我也会和你父亲一起吃晚餐。”Thor算得上是在做承诺,“只是一种形式,我会向他承认我们订婚是一时冲动。万一我和他吵起来——我尽量不,母后会解决它。”


“一时冲动?”


他们马上就要走到Loki的套间了,“承认这一点会让事情更简单,然后我们让整件事过去。”


每一个参与者都知道那不是该死的一时冲动而是一场骗局,但Loki控制着脸色的肌肉挤出一个笑容,“没问题。”


他们共同沉默了几秒钟。


如果要开口,那就是现在了。Thor只会给他这点时间,隐隐约约间Loki知道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如果想阻止就必须是现在。


当一切被呈给Odin,就再也无法挽回。


“所以,”当Loki的手终于握到球形的门锁,Thor突然开了口,“真没想到有一天我要这么说,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昨晚你房间的冰箱里有份三明治?”




————————————




我恨这一章

评论

热度(805)